週末醫學故事:龜殼、動物角,古人避孕這麼拚你知道嗎?

  • iStock-530263611

法國小鎮的洞穴中,曾經發現一幅遠古壁畫,畫中是一名男子正在與一名女子性交,不過非常特別的是,男子的身上還戴有一個特殊的裝置。考古學家與歷史學家推測,那應該是一種用獸皮做的避孕裝置,但由於沒有這方面的明確記載或是文獻出土,這些推測也無法得到證實。

關於「保險套」最早的紀錄,可以追溯到西元前3千年的古希臘,傳說米諾斯的國王因為被詛咒,精液中會出現蛇跟蠍子,為了保護妻子,他用山羊的膀胱做了一個隔絕裝置。這是最早有文字記載的「保險套」相關資料。

西元前1000年,古埃及男人也會用亞麻材質、形狀類似保險套的裝置來擋住私處,不過,當時這個裝置是為了防止帶有熱帶疾病的害蟲,就目前的研究,並沒有拿來避孕。

15世紀:亞洲上流社會開始用「保險套」

到了15世紀,亞洲國家的上流社會開始會使用一些類似保險套的裝置來避孕。舉例來說,中國的上層階級會用像是絲綢、羊腸的材料製成套子;而日本則會用龜殼以及動物的角製成硬是的保護殼。

不過,在16世紀之前,「保險套避孕」對大多數人而言,都是一個不存在的概念,讓「保險套」走進大眾的視野的,還是因為16世紀發生在歐洲的重大傳染疾病。

性病帶來的「防疫」意識

《週末醫學故事:哥倫布打頭陣 莫泊桑、梵谷都中標 美洲來的梅毒害慘了一票名人》中,HEHO君也有介紹過,16世紀時,航海家哥倫布不僅帶回了美洲的黃金、白銀,也帶來了席捲歐洲梅毒。按照當時的描述,感染了梅毒的人,從頭部到膝蓋長滿了膿皰,隨後臉上的皮膚開始脫落,並很快在幾個月內死亡。

為了防止梅毒的傳播, 義大利解剖學家Gabrielle Fallopius將亞麻用化學溶液浸泡,曬乾後綁在男性的陰莖上,藉此預防梅毒的傳播。雖然這種產品被基督教神職人員大肆撻伐,但還是有越來越多人投入使用。

量身定做的保險套

不過,當時的保險套材質大多是亞麻、動物皮,一直到1839年美國化學家Charles Goodyear發明了橡膠硫化技術之後,保險套才開始變得更加舒適。

1855年,世界上第一個橡膠避孕套出現了,與之前的亞麻布或動物皮相比,這是一種彈性更高、抗拉效果更強的耐用性材料,而且,這種在當時是重複使用的套子,價格也更加便宜,得以普及化。

為了讓顧客用起來更舒服,製造商甚至還提出了「訂做保險套」的概念,為每個人量身訂做符合尺寸的保險套。

世界大戰讓保險套「發揚光大」

進入20世紀之後,保險套更是迎來了自己的春天,第一次世界大戰使保險套開始被大規模的使用。在戰爭期間,由於保險套的存在,德國軍隊的性病爆發率確實有所下降;而當時美國因為沒有採取任何性保護措施,致使大量的官員和士兵感染了性病,損失了不少兵力。

有鑑於此,1918年美國法官裁定,保險套可以用「預防性病」這樣的廣告詞來進行宣傳,這樣的判定使得保險套的銷量爆衝,20世紀20年代早期,保險套的銷量翻了一番。

現代的乳膠保險套

20年代後期,另一種材質「乳膠」出現了,世界上第一個乳膠保險套也隨之誕生。乳膠套套在製作過程中,需要把乳膠懸浮在水中,這樣就可以把乳膠塑造成陰莖的形狀,這使得人們在使用起來也更加舒適。1929年,知名保險套廠商杜蕾斯成立,這也是第一個乳膠保險套的品牌。

不過,早期的乳膠保險套跟橡膠保險套一樣,經常會有漏水,這使得保險套常常沒那麼「保險」。於是,1937年FDA頒布了一項規定,將保險套規為一種藥物,保險套在出廠前,想要經過藥物規格的品質檢查,這有效的迫使廠家提升了保險套的品質。

由於可以有效防範性病,1981年6月6日,當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通報全球首宗愛滋病毒感染案例時,保險套成為了人類對抗21世紀黑死病的一員大將。

現在,保險套成了人們的日常消耗品,大量的需求也讓廠家的技術不斷提升,甚至因為其驚人的延展性、防水功能,還被半開玩笑的運用在野外活動的防水需求上。不過,回歸保險套的最初功能,它在避孕、防範性病的效果上,還是目前最方便、最有效的方式之一了。

延伸閱讀:

全球第一款「自己戴」女性長效避孕環 讓生育權真正回歸女性

七夕別搞出人命!認識事後避孕 亡羊補牢還來得及!

週末醫學故事:古埃及人被割下的鼻子 成就了今天的整容行業

週末醫學故事:爭取死的權力 安樂死是否合法已經吵了3個世紀

週末醫學故事:15世紀的妥瑞氏症患者被指責是魔鬼的牧師

週末醫學故事:試管嬰兒40年 技術不斷進步 爭議如影隨形

週末醫學故事:聽過X光選美嗎?X光剛發明時 都被拿來這樣玩

週末醫學故事:是毒是藥還是化妝品?毒死拿破崙的它,現在是血癌的救命藥!

週末醫學故事:月亮惹的禍?憂鬱症被命名前 人們怎麼看待它?

週末醫學故事:免疫療法的背後,是百年醫學奮鬥史

週末醫學故事:哥倫布打頭陣 莫泊桑、梵谷都中標 美洲來的梅毒害慘了一票名人

週末醫學故事:從1800年前割包皮的「血案」談血友病

文/林以璿 圖/許嘉真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