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的早期症狀有這12個!痊癒者描述自己逐漸失智的情形

2020-03-03T22:52:18+08:002019-11-19|健康新知, 最新文章|
  • iStock-812609686

假若你曾罹患阿茲海默症,後來治好了,你會怎麼形容當初陷入失智症的感覺?如果要說得正面一點,恢復心智能力的感覺如何?由於已有許多人透過ReCODE療程恢復了正常,我們終於可以得到這些問題的相關答案。這並不是說每個人的早期症狀都相同,也不是說每個病人都是按照相同的步驟康復,但是,每個人的經驗都有我們值得學習的地方。

逐漸失智的可怕情形

例如說,剛滿40歲的艾莉諾就陷入了阿茲海默症的黑洞。她的父親已經是阿茲海默症晚期,艾莉諾開始驚覺自己有和父親幾年前一樣的症狀:

  1. 臉盲(按,即臉孔辨識難症,失認症)。

艾莉諾注意到自己的第一個改變,就是對於識別和記住他人的臉感到吃力,這就是所謂的臉盲症。這個狀況在她40歲的時候突然出現,而且很明顯。她告訴我:「一開始我沒有把這個問題和早期失智症聯想在一起,我以為只是太累了,或某種學習障礙(雖然我不記得年輕時有這個問題),我父親也有這個問題。」

  1. 精神清晰度降低(特別是在下午)。

「我覺得精神上越來越『疲勞』,下午三、四點之後更明顯。我以為是我累了。光是教小孩寫作業,就讓我覺得好累好累,很像以前讀大學和研究所時長時間考試或讀書之後的疲累,只不過現在的情況是下午三點鐘,沒用到腦力,也一樣疲倦。

另外,閱讀也越來越困難,特別是在下午,而且記不住讀過的內容,有時甚至只是一兩頁的內容都記不住。此外,開會有時候覺得『出神』,幾乎沒怎麼參與討論,特別是開到晚上的會議。我也注意到,我經常會在小組討論中不發一語,尤其是主題較複雜或具有爭議性的時候。

我常常覺得我沒有什麼需要補充的東西(我根本腦袋空空),或者我的發言不重要,因為我完全沒有跟上討論的節奏。在會議上或談話中,當我真的要發言時,我經常得先在腦中規劃好我要講的內容(感覺像是苦工似的),想了一遍又一遍,然後才說出來,只是為了確保我不要說錯話,或者不要忘記我想說的話。這不是我以前思考和說話的方式。」

  1. 對閱讀興趣降低無法跟上或進行複雜的對話,無法跟上複雜的電影情節。

艾莉諾說:「與人談話讓我疲憊萬分,談話進入一些我不熟悉的領域時,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想閉上眼睛。」

  1. 記憶力降低,無法記住讀過或聽到的內容。

她說:「每當我想要記住一些事情,不管是在超市裡要買什麼東西,或是我的孩子要吃什麼樣的壽司,都感到很累。」她剛開始實施ReCODE療法的那一年,艾莉諾告訴我,她需要閱讀的材料「內容好難喔,我都回想不起來;我也記不住其他讀過的東西,比如小說和雜誌。我曾經熱愛閱讀,現在一點樂趣也沒有。」

  1. 字彙量減少。

艾莉諾努力尋找合適的用字,使用的詞彙越來越簡單。「我本想說某人是『蠻橫好鬥』,但說出來的是『很積極』;我本想說某人『在某件事上堅持不懈』,結果說出來的是『他一直一直想某件事』。我本想說某人『長袖善舞』,結果說出來的是『他很會社交』。

istock 照片檔 ID:521496536

istock 照片檔 ID:521496536

我在談話時也會一直想要用什麼字,我可能會說到一半停下來,苦思正確的詞彙。我通常會想出一個還過得去的詞,要不然找個迂迴的方式來形容。例如,我會說某人『一步一步的處理事情』,因為我想不出『做事很有條理』這個詞。

真的好困擾,而且真的耗費很多心力,可是旁人都注意不到。接受ReCODE療法後約五至六個月,我和人們交談時,突然發現自己能夠自然地說出長年沒用的詞彙,這讓我大吃一驚,因為我甚至忘記了這些字詞的存在。」

  1. 字彙混淆。

「我本來就常常搞混小孩的名字,但就在我預約接受ReCODE療法之前不久,開始發生一個現象,那就是我竟然使用完全錯誤的詞語。例如我開車帶孩子去學校的時候,我自信地對著收費站管理員大喊『視訊會議』,而不是『我們有共乘優惠』。又有一次,我在院子裡把我的狗叫成了『辣椒!』(我正在做晚餐),但她的名字是朱諾。」

  1. 做事速度變慢。

她的思考速度緩慢了,感覺模糊了,在工作會議上特別明顯;不單如此,她打字的速度也慢下來了,彷彿大腦的訊息要花好長時間才傳遞至手指。

  1. 對駕駛和找路感到越發焦慮。

道路上有很多東西需要駕駛員看見後立刻反應,舉凡其他車輛的相對位置和動作、交通信號、行人的移動等,都使艾莉諾感到極大的壓力,讓她覺得她幾乎無法開車。

  1. 難以記住待辦事項和約會經常被一些該做完的事情壓得「喘不過氣」。

艾莉諾說她一直忘記與人有約,並且對於無法掌握自己生活步調感到焦慮和緊張。她說:「我用谷歌日曆,到處設定提醒,還是一直忘記事情。我年輕的時候對自己的記憶很有信心,從來沒有錯過任何約定,甚至電話號碼都能撥一次就記住。」

  1. 睡眠中斷。

「我很容易醒來,而且一旦醒來就很難再睡著,有時想要入睡得花上好幾個小時,而且每晚還醒來很多次。」

  1. 咖啡因再也無法提神。

 

  1. 艾莉諾過去精通中文和俄文,現在要說這些外語,非常吃力。

就像艾莉諾的情況那樣,這樣的症狀通常需要很多年,甚至是10年或20年的時間,才會嚴重到足以診斷出阿茲海默症。

慢慢康復的喜悅

這些症狀出現9年後,也就是艾莉諾49歲那年,她檢測了自己是否遺傳到阿茲海默症的風險因子(ApoE4基因),結果為陽性。她也接受了神經心理測試,結果顯示為異常,這與她的症狀一致。換句話說,艾莉諾不是「瞬間失憶」,她的大腦已經逐漸無法正常運作。除了她描述的那些各自獨立的症狀之外,艾莉諾在這個悲慘的過程中,感受到底是什麼?

她現在已經恢復了思考、記憶的能力,腦部也能正常運作,所以她的情況非常有意義:她就像個探險家,冒險深入一個可怕的地方,沒幾個人能生還⋯⋯但她回來了,能夠告訴我們那是什麼樣的境地。艾莉諾是這樣描述的:

我想清楚地描述被困在早期認知衰退的「迷霧」中是什麼感覺——因為我親身經歷過,所以有特別的看法。有點像是你帶著耳機,同時嘗試跟隔壁的人說話:聽不太清楚,旁人好像離你很遠。

同樣的狀況,在恢復之前,我感覺大腦被一層薄紗覆蓋住,讓我很難與他人來往,很難輕鬆進行一般的對話。在工作會議上,有時想要整理自己的意見並表達出來(而且沒有忘記自己要說什麼),感覺好費力。就好像那層「薄紗」是個障壁,我必須穿透它才能取出我的思維。對話已不再像我年輕時那樣輕鬆,尤其是繁雜的議題。

艾莉諾在2015年初展開ReCODE療法,在6個月內就發覺自己的認知有明顯改善。開始九個月後,她進行了神經心理測試,結果證明情況有所改善:她覺得自己恢復了正常,而這並不是她的想像或一廂情願的感覺。這是真的,有明確的數據,而且是客觀量測的結果。在神經心理測試之前一個月,也就是2015年10月,艾莉諾這麼描述她恢復正常的感覺:

我感覺自己已經醒過來了。我覺得八月份有點改進,到了九月份,我清楚感受到「迷霧」消失了,而且能確定認知功能的具體進步。我重新拾回人生,所以我寫這封信感謝您,和您分享我所經歷、所學到的東西,希望也對您的研究有所幫助。

艾莉諾看到自己的這些變化,讓她深刻地了解她父親曾經歷的一切,以及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本來把許多事情歸咎於「疲勞」或「年齡」,但現在才知道,原因根本不是這樣。

——本文摘自遠流出版《終結阿茲海默症:第一個實證可預防、逆轉認知退化的療程

延伸閱讀

中風不是吃健康就能避免!肌力運動幫助血管更新
失智跟腦部缺氧有關!研究發現:多練習深呼吸可改善認知功能

每天2杯咖啡 讓你跟失智症說掰掰!

文/盧映慈 圖/何宜庭

免費訂閱 Heho Express 健康快訊,提供您最深入簡出的健康知識。

新冠肺炎專區 流感專區 糖尿病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