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基因編輯嬰兒論文謊言連篇?!專家指出6點漏洞!

去年,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對外宣稱,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誕生,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立即在全世界引發了巨大的倫理和科學質疑,當天傍晚,122位中國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此試驗。

近日,賀建奎投給《Nature》和《JAMA》的部分論文手稿,被MIT 科技評論曝光,當初震驚世人的嬰兒基因編輯研究細節展現出來,MIT科技評論邀請了4名學者,發現裡面充滿了謊言。

所謂的基因編輯,並沒有成功產生CCR5突變,反而造成了一堆其他突變。這些變異,對嬰兒造成的影響是未知的。MIT科技評論邀請了在基因編輯、生殖科學、法律方面的相關專家,對這份手稿進行了解讀。

他們在讀完手稿後,認為賀建奎的研究讀起來更像是一個尋找目的的實驗,試圖不惜一切代價,找到在人類胚胎中使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的合理理由,是「故意的造假」,而且「嚴重違反道德基本準則甚至是犯罪」。

(插圖檔 ID:1128503627)

論文 6 大疑點

1.數據不足以支撐結論,實驗並沒有完全成功地編輯基因

摘要部分指出,該項目的研究目的是培育對HIV 具有抗藥性的人類,並列舉了主要成果。賀建奎團隊主張,他們「成功」地複制了一種名為CCR5 的基因突變。一小部分天生攜帶這種變異基因(CCR5 delta 32)的人能夠免疫HIV 感染。

但論文的數據卻不足以支持摘要中的主張。根據論文,研究團隊實際上並未復制已知的突變,相反,他們製造了新的突變,而新突變是否能抵抗HIV,這是存疑的。並且在論文裡,研究團隊也從來沒檢查過這一點。

實驗數據表明,雙胞胎嬰兒中,只有一個被編輯了CCR5 的兩個來自父母的拷貝;另一個只編輯了雙親中的一個拷貝,充其量只有部分的HIV 抵抗性。

而且,賀建奎的小組確實發現了「脫靶」(即不必要的編輯),最終嬰兒的基因中出現了新的變異,其作用尚不清楚。

2.在編輯完基因後,實驗也沒有驗證細胞是否具有HIV 抵抗性

在讓嬰兒出生以前,應該把相同的編輯基因引入實驗室的免疫細胞中,然後再用HIV 病毒感染它們。如果這些細胞能夠存活,證明基因編輯的方式有效,才能繼續下面的實驗。

然而賀的研究小組選擇不進行檢測,直接讓基因編輯的嬰兒出生。然後從雙胞胎身上採集血液,看看經過編輯的細胞是否能夠抵抗HIV 病毒。論文手稿中,也沒有任何證據支持經過編輯的CCR5 能幫助細胞避免HIV 感染。

3.參與實驗的醫生可能並不知情

包括《華爾街日報》在內的多家媒體報導都指出,賀建奎的團隊通過更換血液樣本來欺騙醫生,負責植入精子的醫生不知道雙胞胎的基因被編輯過,而且並非所有人都知道他們自己參與了基因編輯嬰兒的工作。

4.嬰兒的父母可能並不知情或者受到脅迫

實際上,當前的生殖輔助技術已經可以避免愛滋病患者的子女染病,完全沒必要使用這種違背倫理的實驗手段干預。也就是說,這項實驗並未為這對父母或他們的孩子提供明顯的即時醫療受益,甚至孩子們還可能承受未知的負面後果。

5.試驗是否經過合格的倫理審查?

這篇手稿關於倫理學的討論極其簡短,根據手稿內容,這項研究已經在中國臨床試驗註冊中心登記。但是,這一試驗是在基因編輯的雙胞胎真正出生後,才完成登記的。

6.之前動物試驗存在問題,依舊在嬰兒上測試

從公布的手稿發現,賀建奎此前對動物胚胎進行實驗時,就已經發現嵌合體可能存在問題。即使知道確實存在缺陷,他還是在嬰兒身上進行了實驗。

賀建奎團隊的實驗,可能造成哪些不良影響呢?

CRISPR 作為基因編輯工具,還並不成熟。論文只報告了一處目標之外(Off-Target) 的基因突變,但不代表其他位置沒有突變。雙胞胎的成長很有可能受到基因突變的負面影響。MIT 科技評論說,用技術改變人類的遺傳基因,這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公共利益問題之一。

各界評論的角度各不相同,但大都堅信以目前情況看,不應該把CRISPR 用在人類胚胎上。但既然事件已經發生,也有不少人希望能夠公佈調查結果。畢竟,追究流程中出現的問題,也有利於避免發生更多類似的事件。

參考資料:China’s CRISPR babies: Read exclusive excerpts from the unseen original research

延伸閱讀:

頂尖期刊證實:多虧了它,茶葉真的能減肥!

排毒才沒這麼難!名醫教你最強 3 招平日就可做到

糖尿病不再是不治之症!研究證實幹細胞能喚醒胰島細胞

文/林以璿 圖/何宜庭

免費訂閱 Heho Express 健康快訊,提供您最深入簡出的健康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