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安寧照顧基金會

還沒有填寫作者簡介
目前 安寧照顧基金會 總共撰寫了 9 篇文章

不管距離有多遙遠 居家安寧醫療讓生命安然謝幕

醫護人員走出醫院,踏進病人家中,好好地送走每位病人,讓家屬也不留遺憾。」是每位執行居家安寧醫療者的期盼。走進社區,讓醫療人員更切身的面對醫療所無法填補的缺憾以及體驗生命的甘苦,但種種溫暖的回饋,讓一切辛勞都化為滿滿動力,繼續向前而行。 張賢政把自己當成宜蘭人,練習融入地方生活,使用宜蘭人獨有的腔調替病人解說病情。 「阿公、阿嬤,好久不見了,身體感覺怎麼樣?」跟一般人印象中的醫生不同,醫療財團法 ... 繼續閱讀

維持病人尊嚴與自理能力 安寧復健有一套

安寧病人為何需要復健?其實,透過復健可以減緩病人的疼痛,讓病人在最後的時光享有一定的生活水準,過得更舒適,幫助病人實現善終。 一位過去曾是企業高階主管、50多歲胃癌末期的安寧病人,在接受安寧復健課程後,從過去如廁、沐浴均需由家人攙扶協助到後來有能力可自行完成,不僅減輕家屬照護負擔,也提升病人在最後這段時光裡的尊嚴與生活品質。 另一位胰臟癌末期病人,在台北榮總復健部職能治療師王柏堯於農曆年前支援北市 ... 繼續閱讀

高齡鄉村更需要!將預立醫療照護諮商向下推廣至社區診所

衛生福利部苗栗醫院不僅是苗栗縣市目前唯一一間具規模的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dvance Care Planning, ACP)指定醫院,所收的諮商費用更是全台最低,每小時僅收300元,且不收掛號費,中低收入戶還能以醫院的社服基金支付。開辦短短2個月以來,累積ACP及預立醫療決定 (Advance Decision, AD)案例已達19件,民眾反應可以說是相當踴躍。 苗栗醫院社工師陳淑華分析院內作AC ... 繼續閱讀

最後一程的學習:提升死亡適能 學習放手的正能量

「《病主法》對於醫界來說,是一顆震撼彈。」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不諱言地表示,在以往,醫療團隊對於病情告知仍存在著報喜不報憂,或者告訴家屬但隱瞞病人的現象,《病主法》翻轉了過往醫病關係不對等的狀況,醫護團隊有責任及義務讓病人充分了解其病情,將自主權交回給病人,並保障其善終權。 而《病主法》的另一層意義,在於「死亡識能」(Death Literacy)的被重視。黃勝堅指出,死亡識能如同健康識 ... 繼續閱讀

攜手走過人生低谷 展開一場生命的對話

曾經的憂鬱暗雲為譚艾珍與歐陽靖帶來傷痛, 卻意外地開啟母女間的生死對話。 這不是茶餘飯後的閒談、也不是正襟危坐的家庭會議, 是母女倆用20年的光陰歲月,共修的一堂生命課題。 「請問,可以做出女兒對媽媽撒嬌的情景嗎?」當攝影師提出這個畫面的想法後,演員譚艾珍與她酷酷的作家女兒歐陽靖相視大笑,歐陽靖說:「應該是我媽跟我撒嬌吧!」若將時光往前推移到20年前,這番如朋友般自然而緊密的互動根本不可能出現,如 ... 繼續閱讀

馬偕營養師邱清一:安寧病人飲食,應以提升食慾為先

吃得多就代表吸收的養分多?所謂的進補,到底是「治療」還是「補充營養」? 這些觀念是否適用在安寧病人身上?讓專業營養師為大家打破療護迷思,用食物的力量幫助末期病人過得更加舒適。 「給安寧病人的營養不是越多越好,」淡水馬偕醫院營養師邱清一指出家屬常有的療護迷思。癌症治療伴隨而來的副作用,往往讓病者食慾降低,導致營養不足,許多家屬為讓病人攝取足夠的營養,經常提供過多的份量,反而造成患者身體的負擔。因此, ... 繼續閱讀

安寧日記-飛出房門吧,燕子奶奶

生病,是件孤獨的事,我們會時時警惕自己關注病人的身心狀況,然而病人也在觀察並顧慮著我們,深怕再因自己麻煩他人,甚至淹沒跨出房門的勇氣,越來越封閉自我。 但其實只要有完善的照護流程與溫暖的心理建設,病人也能重展笑顏。 燕子奶奶因病只能長期躺在床上,連要靠自己的力氣翻個身都很困難,平時仰賴安寧居家護理師幫忙照護。燕子奶奶的家很大,但我與燕子奶奶第一次見面到每一次的相處,卻總是在她所生活的小房間。 瘦瘦 ... 繼續閱讀

方念華專訪-平靜做好道別的準備 晴天總會到來

歷經生與死的層疊交會,方念華如今想來,心中仍有對至親的不捨,然而在陪伴母親走過人生最後一段旅程的路上,盈滿她心中的,除了悲傷,更多的是學習、感觸,以及無盡的感謝。 談起比母親早走一步的父親,方念華感嘆地說,一切都來得突然。 「我父親在發現肝腫瘤的時候,腫瘤已經有9公分大了。」80幾歲的老人家不愛到醫院,也不願意進行醫療檢查,直到肉體疼痛難忍,才不得不在家人的陪伴下就醫。 方念華還記得當時的一切猶如 ... 繼續閱讀

吳若權專訪-從日常生活中實踐安寧意義 為生命做最好的安排

即使結識安寧療護多年,也認同其理念,在面對至親家人的逝去以及陪伴抗癌的旅程中,吳若權仍得不斷地學習、做功課,嘗試與心中的罣礙進行和解。 早在20年前,台灣知名作家吳若權就已經因為代言的關係,接受過一連串安寧療護的訓練,一路走來,他幾乎與台灣安寧療護的脈絡並肩同行。談起早年台灣社會對安寧療護的接受度,他坦言並不高,「社會一聽到安寧療護,普遍會覺得那是放棄治療的想法,當時醫學院學生所受的教育,也是以救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