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版的「睡美人」,瑞典逾400難童集體罹患「放棄生存症候群」

2019-03-19T14:35:02+08:002018-02-07|最新文章, 健康新知|

陳亦云/綜合報導  何宜庭 /美編

西方有個童話叫「睡美人」,故事是指一位公主遭到巫婆的咀咒,在十六歲的生日前夕,遭到紡錘的針尖扎到而開始沈睡,直到遇到心愛的王子親吻才能甦醒。而在現在的北歐國家瑞典,卻也存在一群跟「睡美人」同病相憐的病童,他們罹患一種稱之為「放棄生存症候群」(Uppgivenhetssyndrom)的怪病,喪失生存意志,不再走路、說話甚至睜開眼睛,完全進入昏迷狀態。

全球僅瑞典一地難童罹患此一怪病

根據瑞典官方的統計,光是2002到2005年間,瑞典就接獲超過400宗「放棄生存症候群」的個案,絕大部份患者集中於8到15歲,有趣的是全球僅有瑞典一地的難童發生這種難童集體罹患怪病的現象。

直到目前醫學界還無法明確驗證病童得病的原因,但一般熟悉病童情況的人聲稱,是因為患者得悉家庭申請難民庇護被拒之後所產生的「不吃不喝不說不動」的抗拒生存表現,是想以此拯救家庭免遭驅逐的無意識舉動。

而無國界醫師胡爾特克蘭茨博士則表示,這些難童所罹患的是一重典型的創傷性反應,就是當孩童親眼目睹極端暴力或血腥事件後,大腦啟動保護模式,進而陷入昏迷讓他們逃離現實生活。

圖片來源:pexels

病童親身體驗,如同困在深海的玻璃盒

一位後來醒來的病童格奥吉爾(Georgi)形容自己的遭遇,在昏迷的期間,覺得自己好像是被困在深海裡一個薄薄的玻璃盒內,如果移動或講話,玻璃就會破碎灌入海水,自己很快就會死掉。而來自俄羅斯北奥塞提亞省的奥吉爾是在2015年他的家庭被拒繼續居留,上床睡覺後便開始長眠不醒。

另一位同樣罹患「拒絕生存症候群」的蘇菲,則是在2015年全家遭到俄羅斯當地黑道勢力迫害,舉家逃往瑞典途中被攔下,蘇菲在車上目睹父母被毆打,一家四口還歷經短暫的分離,後來蘇菲就在抵達瑞典不久後開始不吃不喝也不說話,狀況每況愈下,最後全身癱軟,包裹尿布,終日坐在輪椅,雙眼不曾張開。醫師坦言她的血壓正常,沒有疾病或腦損傷,就跟一般正常的孩子一樣,但卻只能維持蘇菲的生命,無法使她好轉。

還有一對來自科索渥的羅姆人姐妹,姐姐在得家裡申請居留權被拒絕後的24小內喪失了行走的能力,而她的妹妹後來也開始「臥床不起,毫無反應」,兩姐妹躺臥床上,長的兩年,短的也有幾個月。家屬為他們找來醫師診斷,發現她們對周遭事務沒有任何感覺,腦內有部份意識的失聯,整個人就彷彿是個沒有靈魂的空殼,或是冬眠時的熊。曾接手超過40個案的Hultcranttz醫師指出,這些病童陷入昏迷,是種保護形式,「他們就像白雪公主,純粹遠離世界」。

醫界懷疑病童染病與擔心無法取得居權庇護有關

在近十年瑞典大幅放寬移民政策後,在過去2年內仍有169個同類病例,光是2016年就有60個被診斷出的病童,絕大部份是來自前蘇聯、巴爾幹半島國家、羅姆族(Roma)及雅茲迪族(Yazidi)等地與種族的孩童。曾有媒體報導,有些父母為了保住居留權而毒害子女,但都未獲證實。

據了解,世界各地過去也曾有不少相似的病例,例如部份納粹集營囚犯「在內體與精神上徹底疲憊」,所以停止進食,在角落靜坐絲毫不動,直至氣絕;英國在90年代也有所謂「普遍性拒絕綜合症」,但只有極少數兒童確診,當中也並沒有尋求庇護者,更加突顯出發生在瑞典難童身上的「拒絕生存症候群」的怪異。

有部份醫師認為,能讓病童痊癒的方式,就是给予他們家庭居留權,也給孩子對於未來的希望和安全感。事實證明,也的確有部份病童是在舉家取得居留權之後慢慢恢復正常的生活。由於近年爆發的歐洲難民潮,使得瑞典政府轉變態度、開始嚴格控管與限縮難民政策,使得如今想藉由取得瑞典居留權讓病童「藥到病除」的期盼更加難上加難。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