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帶頭讀大學,愛滋青年重返校園唸社福

2019-03-18T11:10:25+08:002018-02-26|最新文章|
  • 圖片來源:pexels

還記得4年多前因為感染愛滋病而遭到國防大學退學的阿立嗎?事後他接受媒體專訪,讓愛滋病患的就學人權問題獲得社會的關切與重視。曾經頹廢自我放逐的阿立,在媽媽帶頭進大學唸書的鼓勵下,也重返校園唸社會福利科系,開啟嶄新的人生。

而時任衛福部疾管署署長、現任陽明大學校長的郭旭崧,是當年受理阿立申訴,判定國防大學歧視愛滋病患的署長,他坦言在做出校方歧視愛滋學生的決議後,開啟校方告衛福部、衛福部開罰校方,以及聯合國愛滋病組織去函關切等事件發展過程,也讓行政院高層擔憂會破壞政府隊和諧,使他一度陷入兩難,但現在想來,「很高興做了這個決定」。

根據《聯合晚報》報導,在阿立向國防大學校方抗爭的過程中,獲得總統蔡英文、前行政院長林全的表態力挺,國防部也終於做出讓步,同意給阿立學分證明,而最高法院也要求國防大學查明是否涉及歧視行為。

而阿立坦承自己在重回學校之前頹癈了蠻久的時間,他的母親當時從事護理工作,看到他的狀況決定以身作則,先回學校唸書,阿立知道母親這樣做都是為了他,希望能夠把他拉回學校,最後母子倆雖不同校也不同系,但因為有些科目類似,他有人盯就不能再頹廢下去了。

阿立說,返回校園初期,因為很久沒有唸書,所以還蠻排斥去學校的,有點懶得動,生鏽了,後來是因為媽媽要考試,唸得很吃力,但那個科目對他來說很容易,他就帶著媽媽去唸那本書,結果也把自己讀書的感覺給抓了回來。

對於遭到國防大學退學一事,阿立直言對家人有時會有愧疚感,也因此改變了和家人的關係。「以前我唸軍校時,傲氣很重,好聽點講可以說是霸氣,說難聽點就是傲嬌,甚至對父母不禮貎」,他當時覺得自己可以拿錢給家裡,也可以照顧自己,但等到意識到自己要被退學了,危機意識才出現。

在被退學之前,父母都不知道阿立的事情,後來得知阿立因此被退學,卻沒有把他從懸崖推下去,而是選擇接受,阿立認為這是改變他與家人距離最大的事情。

現在的阿立因為有事做,腦神經有動起來,所以要比遭退學時的狀況好了很多,開始正常上課了,他認為社會福利這個科系蠻好玩的,媽媽有些共同科目的作業寫不出來,他還會幫忙寫,「由於我自己就是個案當事人,唸社福、權益這些,感受會特別強」。

對於媽媽以身作則先去唸書,阿立非常感謝,「雖然我講不出感謝的話」,也對自己的未來有了目標,打算畢業後考高普考。他認為自己的路才剛開始走,但覺得方向對了就好了,「不過也得要養活自己」。

目前與阿立有關的案子還有三個官司在進行,包括國防大學不服衛福部處分提告案,校方追繳阿立80萬學費案,以及衛福部判罰校方100萬元案,整個事件尚未落幕。

陽明大學校長郭旭崧表示,他非常感謝阿立勇敢的站出來,因為很多人遇到類似的狀況,可能就認了、吞了,造成是國防大學或其他單位認定感染者怕身分曝光而不敢站出來,因此吃定了感染者,然而阿立像電影《費城》的男主角一樣堅持,才能讓更多人了解感染者的處境,進一步改變其他受害者的遭遇。

陳亦云/綜合報導 許嘉真/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