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全球病毒變異株一文看!英國、巴西與南非突變最值得關注

各國新冠疫苗施打如火如荼,現在全世界都等著看疫苗的成效如何。另一個引人關注的話題,就是「變種病毒」的問題。目前全球大約有3支病毒變異最引人關注,分別是英國株、巴西株以及南非株。

新冠病毒屬於RNA病毒,因為只有單股,複製速度快,又容易突變,只要大量出現、傳播,就一定有變異的機會。雖然大部分的變異對於並不會產生關鍵影響,但是隨著新冠感染人數在全球突破1億人,世界各地也出現了幾個具有影響力的變異。

2020年8月就出現了病毒變異問題

2020年8月,非洲奈及利亞就偵測到新冠的變異毒株,代號為Lineage B.1.1.207。最一開始並沒有引起大家的關注,這個變異株和新冠原毒株比沒有明顯的變化,因此嚴格來說並不是變異株,但這是第一個開始關注病毒變異的案例。

不過,兩個月以後的2020年10月,英國的病毒專家們對之前保存的一份新冠病毒樣本進行檢測後,驚訝地發現,這個樣本的多處基因片段都發生了突變。這種毒株就是後來12月份在英國蔓延傳染開的新冠英國變異毒株,代號VOC-202012/01,它也是直接引發英國第三波嚴重疫情的罪魁禍首。

丹麥防堵迅速,消滅了一支強悍變異株

到了11月,丹麥的日德蘭半島上又發現了變異毒株,代號為Cluster 5,專家們研究後認定,它是從養殖場的水貂傳播到人類身上的。經過初步分析研究,各路專家都推斷Cluster 5是一種相當強悍的變異毒株,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專家們便表示:「Cluster 5能中度抵消人類抗體的效用。」

當時丹麥疾病控制中心SSI的專家則警告:「如果再給Cluster 5一段時間,它們很有擁有可能減弱新冠疫苗療效的能力,甚至可以令疫苗完全失效!」不過由於丹麥政府的反應還算及時,之後控制措施也相當嚴格,如今已經沒有了新的Cluster 5病例,初步推斷已經滅絕。

南非變異株容易在年輕人身上無症狀傳播

2020年12月18日,代號為501.V2的新冠變異毒株在南非被發現,南非公共衛生部門第一時間通報了這條消息。專家學者也在第一時間公佈了501.V2變異毒株的特性:在沒有任何健康隱患的年輕人中,501.V2的傳染性會遠高於原始新冠病毒。

南非健康部門當時也發出警告,由於501.V2的高傳染性,很可能在南非引發第二波嚴重疫情。

2021年1月6日,4名1月2日從巴西亞馬遜州飛抵東京後被隔離的乘客身上,日本國家傳染病機構(NIID)檢測出了代號為Lineage B.1.1.248的新冠變異毒株。

Lineage B.1.1.248的變異部分非常多,跟原始新冠病毒相比,它的變異的地方竟然多達12處。雖說是今年1月6日才被偵測到,但巴西的專家們認為,Lineage B.1.1.248最早可能去年7月份就已經在當地傳播。其他像是美國、德國都有出現新冠變異的情形。

5支全球重要變異一表看

目前發現的幾種著名的變異毒株,大致可以觀察其傳染性(Transmissibility)、致命性(Virulence)以及抗原性(Antigenicity)。

從圖表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奈及利亞的毒株沒有廣泛傳播,丹麥的已經趨於滅絕。因此,目前在全球傳染的主要變異毒株裡,主要的就是以下三種:英國變異毒株、南非變異毒株、巴西變異毒株。

它們到底會帶來什麼災難呢?

先說英國變異毒株VOC-202012/01,一開始研究人員只是發現它傳染性特別強,比原新冠病毒傳染性高出70%。最初在倫敦和英國東南部大量傳播,現在全世界很多國家都檢測到了它的踪跡,美國和加拿大也有相當多的病例。英國首相Boris近日又公佈了它比原病毒加強了30%的致死率。

而南非毒株,過去人們只知道它傳染性更強,最新消息卻顯示,它們成功接棒丹麥毒株,很可能突變出了抑制疫苗效果的能力。巴西毒株傳染性仍有待調查,但二次感染的特性很強。

用一句話總結:英國毒株高傳染、高致死;南非毒株傳染性強,還能削弱疫苗;而巴西毒株,有很強的二次感染性。這些毒株未來會如何影響疾病走向,還需要持續觀察。

文/林以璿 圖/蘇鈺婷

延伸閱讀:

COVID-19/瑞德西韋的27.5倍!抗癌藥還能預防病毒突變產生抗藥性

COVID-19/病毒突變是否讓疫苗失效?2關鍵原因拉長有效期

COVID-19/家庭傳播誰的風險最高?重症醫師用3招阻斷疫情擴散

新冠肺炎 COVID-19 疫苗專區COVID-19 疫苗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