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仍不是新冠肺炎解方!免疫教授張南驥指出關鍵點

2020-03-07T14:45:33+08:002020-03-07|專家科研, 獨家專訪, 頭條, 健康新知, 武漢肺炎|

近日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國以外地區越演越烈,各國除了努力圍堵,更想要盡快找出特效藥以及疫苗。但是國內免疫學者、前陽明大學微生物免疫研究所教授張南驥評估在短時間內疫苗不可能是新冠肺炎的解方。

「想要徹底了解一種病毒的致病機制,所需的時間是以『年』做計算的。」他指出,就拿17年前的冠狀病毒SARS為例,許多具有代表性的致病機制研究,均是2003年後十年內才紛紛出爐,即便現在的科研技術已比當年進步極多,但也很難在當下就徹底了解新冠病毒。

張教授分析,新冠肺炎的疫苗,並沒有辦法為這次的疫情解套,主要可以將原因分析為以下諸點。

一、過去的歷史是為殷鑑,誠然是雷聲大雨點小!

「要講作疫苗很簡單,但是對相關產業有概念的人,都知道作疫苗絕對不可能這麼快、這麼容易。」

他指出,在這當口出來宣傳疫苗可行性的,大多是為了公司、團隊作宣傳或是為籌措更多投資經費。最終新冠肺炎的疫苗,恐怕又會是雷聲大雨點小,跟SARS病毒的疫苗一樣不了了之。

這個說法絕非空穴來風,根據《BBC》報導,現今大型疫苗公司並沒有大家盼望的那麼積極參與疫苗生產事項,原因有鑑於過去驚人的研發成本與風險。輝瑞(Pfizer)、默克(Merck)、葛蘭素史克 (GSK)、賽諾菲(Sanofi)和強生(Johnson & Johnson)這幾家龍頭,雖均主宰著全球疫苗產業。但是,這幾家頂級疫苗公司對此都沒有太大興趣。這些具備實力的公司都不敢承擔風險,其他研發團隊必將更難快速推出疫苗。

二、疫苗研發製造週期不可能這麼短

「任何一個疫苗,沒有做個2、3年,都很難證明它有療效,在人體試驗通過前,這種疫苗是沒人敢用的,責任也無人敢承擔。」張南驥教授表示,目前部分科研團隊宣稱的1年內推出疫苗,就專業角度判斷,都不太現實(practical)。

美國研究人員就曾指出,初步研發必須經過幾個月,才能進入第一階段臨床實驗;至於要取得疫苗還有得等。美國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主任佛契就指出,想要等到疫苗,至少要1年到1年半的時間。恐怕對新冠疫情仍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回顧21世紀後的大型傳染病,像是伊波拉、SARS、MERS,先不論SARS及MERS因為消失而導致疫苗臨床人體實驗計畫無法進行,現在仍在部分地區傳播的伊波拉,也還沒有有效之疫苗。「用回顧歷史的方式,就可以推斷短時間製造類似疫苗是並不可行!」張教授表示。

三、是否有效果還是個未知數

目前,我們還沒有辦法完整得知新冠病毒的基因密碼會有些什麼驚奇機轉、造成何種新的後遺症。

另外,疫苗往往必須等待數年才能獲得監管部門批准,關鍵原因是潛在的副作用。即使藥物已獲批准,也有可能對人體產生副作用。像是2009、2010年間,葛蘭素史克對抗流感的Pandemrix疫苗就造成了部分人的「發作性嗜睡症」(narcolepsy),最終被下架。

教授特別提醒大家,在血液中發現有抗病毒的抗體並非意味它真的有功能,因為病毒泰半時間是藏在細胞內,只有在它大量釋出子代時,抗體才可與之結合之,其不但不能立即破壞病毒體,且可能因產生之免疫複合體(Immune complex),造成血中輔體(Complement system)之活化進而傷害到微血管末稍及使腎小球的發炎。

此外新冠病毒的主攻器官是-肺,其呼吸(Respiratory layer)層的肺泡中是不可能存在有防衛性的抗體的,它的內層只有與減少表面張力相關的surfactant lipids及4種SP蛋白質。當新冠感染深層肺葉時,只會造成大量免疫細胞進駐,其所分泌之各式免疫相關的分子及積水(edema)一旦充滿alveoli,便會讓唯一可以吸氧排CO2功能的肺臟失去功能,導致患者如溺水般痛苦的死亡。

此外,疫苗可否誘導製出IgA1型的抗體也是個題問,因為在口、鼻、咽、氣管內唯一可能存在的分泌性抗體只有IgA1,而非眾人所述血液中的IgG,IgM等他類抗體。

他建議可由現今產生抗體病人中的抗體用反推法,藉由phage peptide library,找到有效的抗原序列再從事DNA或Peptide Vaccine的研發。又因針對細胞內躲藏性的病毒的有效免疫反應,一般來講是CMI (Cell-mediated immunity)比產生抗體的Humoral Immunity更為有效,故此應與Innate Immunity的參與程度一併深入研究之。

幹細胞有望治療新冠肺炎造成的傷害

既然難以用疫苗控制新冠肺炎,那麼有沒有什麼可以降低新冠肺炎造成的身體傷害嗎?張教授指出,答案會是幹細胞。

冠狀病毒跟流感很不一樣的在於,它在人體的肺部肆虐完之後,還會連帶把其中的幹細胞消滅掉,所以肺部就不易恢復了,這一點非常危險。

「我們的肺跟口腔很像,口腔內膜受傷後,過了一兩天就好了,這就是幹細胞的功勞;而肺就像是口腔內膜一樣,修復能力很強,這就是流感肺部可很快恢復之因。但如果負責幫助肺部復原的幹細胞被消滅掉了,肺部就會形成不可逆的傷害。」

像是SARS的康復病患,後來因為肺部纖維化,需要長期使用氧氣筒;而骨頭要維持健康常態,若幹細胞受損就容易斷裂。這些都是冠狀病毒攻擊後,可能會留下來的永久傷害。

目前各界都在積極尋找新冠肺炎的治療方式,但是傳統的醫療方式,明顯被冠狀病毒的高變異性弄得未來疫苗研發前景堪慮。細胞治療是近年來新興的醫療技術,有發展潛力,或許是一條值得思考的治療路徑。

文/林以璿 圖/何宜庭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疫情專區不斷更新

武漢肺炎絕對不像流感!台免疫權威張南驥用一張圖點出盲點

武漢肺炎比SARS、MERS都嚴重!權威專家張南驥:冠狀病毒越來越聰明

>> 【抗疫一起來】Heho健康《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指南》免費贈送!

武漢肺炎專區 流感專區 糖尿病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