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外科醫師被司法擊敗 指在台灣醫生是個豬狗不如的行業

2018-12-17T15:23:32+08:002018-03-22|醫生說, 頭條, 最新文章|

台灣經常傳出有醫療糾紛案件,面對強勢的病人與家屬,醫師所處的環境的極為惡劣,讓不少對醫學懷抱熱忱的醫師感到無奈與氣餒,並承受極大的身心壓力。最近在網路上瘋傳一部影片,是由台大整形外科醫師黃慧夫口述,親身訴說因為台灣司法制度的缺漏,一場不公的審判,導致他的前途近乎全毀,進而對台灣醫界感到失望,憤怒的直言「在台灣,醫生是個豬狗不如的行業」。

醫師痛批自己的行業豬狗不如,網路瘋傳,點閱近30萬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最近在臉書專頁po出一段長達7分多鐘的影片,由黃慧夫面對鏡頭訴說自己對台灣醫界生存環境的失望,以及對於司法體系不滿的情緒。影片立即引發廣泛的迴響,在三天之內有29萬人次點閱,超過4000個分享,特別是在醫生圈子裡瘋傳,不少醫師也給予聲援並發表感想。

而這支影片之所以會播出,是肇因於10年前黃慧夫還在亞東醫院任職時的一場手術,他為一位無照駕駛出車禍、右小腿嚴重受傷的少年動手術,結果手術後少年自行轉院,卻因為小腿持續內出血壞死而被迫截肢。黃慧夫遭到少年家屬控告業務過失傷害致重傷罪,而法院只開了一次程序準備庭,一次辯論庭就辯論終結,一審他被判無罪,二審卻在無新事證、也無新鑑定報告的情況下,直接翻判成有罪、判刑 4 個月。

司改會在影片中表示,受限於刑事訴訟法 376 條第一款規定,案件確定不得再上訴三審。而最終黃慧夫無法上訴三審,在二審以易科罰金 12 萬元判決定讞。

黃慧夫直言在別國當醫生都比在台灣好,對醫病關係產生恐懼

黃慧夫在影片中感慨,當醫生的如果有能力,那就好好進修,「對醫學有興趣,去別的國家當醫生都比台灣好」。面對司法體系,他不滿地直言「我的訴訟權利完全被剝奪掉,一個不公平的審判幾乎毀了我的前途,醫院的升遷及進修都受到重重阻礙」。

而面對家屬無理的提告還有司法判決結果,讓黃慧夫對醫病關係感到惶恐,「永遠不知道下一個病人會怎樣對付你,也不知道你現在做好手術,人家會怎麼報復?」這讓他深刻體會到,當醫生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如何盡心盡力醫治病人,而是如何先保護自己。為了保護自己,必須做好防衛性醫療,就算是對病患可能有額外傷害也要做。

黃慧夫不准孩子學醫,撂狠話如果當醫生就打斷腿

這場敗訴的官司也讓黃慧夫面對重大的家庭困境,他說官司纏訟八、九年,他的小孩從小學進入中學,在成長過程中因為他沒法陪伴而非常缺乏安全感,最後連孩子都說「做好事不一定有好報」,價值觀大受父親所涉案件的影響,讓黃慧夫都無法反駁。

黃慧夫也有感而發的說,他不准兒子當醫生,「如果他當醫生我就打斷他的腿」,因為「這是個錯誤的選擇,錯誤的職業」。

司改會直言二審定讞的審判制度有缺失

司改會副執行長陳雨凡在影片中表示,每年像黃慧夫所面臨的案件有三、四百件之多,當時立法的目的是希望輕案不要拖太久,但是實施下來就發現有問題,因為二審就確定有罪的案子,沒有辦法有另一審級的上訴法院回來檢視二審是否還有疏忽錯判的地方。

而目前司改會推動的修法以及大法官釋憲只針對未來的案件還有目前還未確定的案件,所以司改會才建議要讓已硉定的舊案有特殊的救濟方式,「這對法院可能只是個輕微的案子,可是對當事人,卻是他一個人生」。司改會主張訂定《刑事訴訟執行法第七之十一條》,制定2年的「過渡期間」,讓過去一審無罪,二審有罪的案十,在兩年內能有再尋求救濟的機會。

「我沒有要求很多,我只是要一個公平審理的過程」,黃慧夫目前仍留在醫界繼續服務奮鬥,堅持教學熱忱,但也仍在期待司法給他一個公平審理的機會。

文/陳亦云 圖/何宜庭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