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承澤與秦偉涉性侵案,他們的心理出了什麼問題?

2018-12-14T03:02:38+00:002018-12-07|健康生活, 頭條, 最新文章, 健康新知|

知名導演鈕承澤驚爆涉嫌性侵電影劇組女助理,而且據聞這還不是單獨個案,還有一位K女子在電視爆料指自己在大安森林公園被鈕搭訕,並2度受邀到鈕家,結果遭到嚴重的性騷擾。而藝人秦偉也曾因為多起性侵案遭法院一審判刑8年。

東西方知名演藝人員都有性侵案例

 類似這樣的知名藝人性侵案也並非台灣獨有,像是美國所發生的案例就不枚舉,例如現年81歲的「天才老爹」比爾寇斯比(Bill Cosby)也遭控性侵被判刑3到10年。網路上甚至有人統計了好萊塢的17位性侵犯的黑名單。這些案例顯示東西方的演藝界都發生了不少性侵案,有些甚至至今還未曝光,讓被害者躲在陰暗的角落。

層出不窮的性侵案讓受害者發起#ME TOO的運動

 美國女演員艾莎莉.米蘭諾(Alyssa Milano)去年底在推特發起「#ME TOO」運動,引發國內外無數勇敢女性,其中不乏頗具知名度且事業成功者,都相繼透過臉書、爆料公社等管道,揭開自己也曾遭權勢性侵的過往,而他們共同立場是,不奢求遲來的法律正義,但求戳破道貌岸然「性侵狼」的真面目。

什麼叫權勢性侵?

而像是鈕承澤與秦偉這樣具有知名度的藝人涉及性侵害案,從精神科專業的角度,大致可以被歸類為「權勢性侵」。《刑法》228條對「權勢性侵」做了明確的定義,「對於因親屬、監護、教養、教育、訓練、救濟、醫療、公務、業務或其他相類關係受自己監督、扶助、照護之人,利用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就是只要經檢方認定行為人利用被害受自己監督、醫療、公務、業務等權勢或機會為性交者,便可構成違法要件。

根據一項臨床研究顯示,性犯罪是一個特異性極高的犯罪族群,不同類型間的特質與差異性極高。Carich 與Mussack 在2001年時進行了一項研究即指出,性偏差者 (Sexual Deviance) 為了掩飾其犯罪行為, 在人際應對上都相當精明幹練,而且善於索求,他們的心理特質包括「操弄」、「神秘」、「曲折」、「拐彎抹角」、「欺騙」等等。

換句話說,這些性罪是犯善於欺騙,對於自己例如日常活動、性歷史、住所與工作情況的真實情況,大多採取否認、不揭露的態度。像是鈕承澤的感情史在新聞媒體報導中就是呈現模糊的狀況。而秦偉對每一位受害者也都表達有意與對方結婚的態度,期望以此獲得被害者的信任與原諒。

權勢性侵通常都不是單一個案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利用權勢性侵他任的罪犯,通常都不會只是單一個案,而經常都是慣犯與累犯。國內曾有一項研究顯示,當犯行成為一再發生的「固定路徑」之後,其再犯傾向便會表露無遺,且所有再犯的發生,皆有其前兆可尋,而其犯案動機可能只是看似不重要的決定,例如漫無目的遊蕩,當其性衝動產生,其固定模式便是接著看情色影片,並且開始尋找作案對象。

學者指出,性侵過程的每一步驟,對性犯罪者特定的需求、身心滿足都有相當性的象徵意義,然而性侵者一般並不會察覺這些性侵行為所帶來對被害人的傷害,進而引導他進行下一次性侵行動。而在幾次幻想、嘗試、甚至實地演練成功之後,便形成固定的性犯罪模式。

性侵犯罪有75%是熟識者所為

而國內統計資料顯示,性侵害行為中被害人與加害人的關係,熟識者遭性侵的比例高達75.65%,如同事、普通朋友、網友、同學、鄰居等就占了40%,其餘3成多則是如前配偶、前配偶、男女朋友、前男女朋友的親密關係者。鈕承澤與秦偉所涉犯案的對象,就大都是熟識者。

性侵者偏差行為有時與童年負面經驗有關

還有值得一提的一個現象,就是有部份權勢性侵者之所以會出現這樣偏差的犯罪行為,與其童年不愉快的生活經驗也有相當程度的關聯性,因為在成長過中產生陰影,而期望從性侵的行為獲得對這些潛在負面記憶的釋放與宣洩。

像是媒體報導,鈕承澤在他國中時期,父親因罹漸凍症而無法給他關愛,甚至還要家人讓他一死解脫,當時他與父母只能淚眼相對。而鈕的弟弟從小體弱,母親的關愛幾乎都給了弟弟,也讓他因而感到不滿,加上他在學校還要面對壞學生找碴的麻煩,他只能耍狠自保,將自己武裝起來,並沒有在溫暖健全的環境之下成長,而小時候就被母親哄去演戲,更是加深了母子間的心結,以至於鈕承澤日後成了知名導演,心中卻仍難以平靜,內心深處與母親有著打不開的結。

類似這樣童年被壓抑或未獲關愛的經驗,也容讓性侵犯罪者在成長過程中不容易信任其他人,更期待能以自己的權勢與地位來操控他人,甚至侵犯他人的身體。有些具社經地位的性侵犯者,還會有強迫性的性幻想,以為被害人最初雖然會抵抗,但最終會感謝與欣賞自己,正因為這樣的錯誤觀念,才會針對自已身旁互動不錯的熟識者進行性侵。

延伸閱讀:

一直不斷洗手或洗澡到底是怎麼了?每個人多少都有強迫症行為的傾向

走不出創傷壓力症候群的陰影,你該怎麼辦?

少了這7種維生素B群,當心你的情緒會出問題

文/陳亦云 圖/許嘉真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