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 疼痛也有性別跟種族歧視呀!

照片檔 ID:886110622

無論從情感還是生理角度來看,每個人對疼痛的體驗和反應都不一樣。同樣的外科手術,有的人麻藥過了就可以安然入睡,有的人即使吃下止痛片還是痛到冒汗,這是為什麼?

我們對疼痛反應不一,醫學上的疼痛量表 (Pain score ) ,是由病人自己判定,且醫師不應該提出質疑。換言之,「疼痛」真的是很主觀的感受。

對疼痛的感受不同有很多原因,比如,如果文化鼓勵去隱忍,人們就傾向於不去抱怨痛感或使用鎮痛藥。另一方面,生理條件決定了每個人對疼痛有著不同的感知能力。

這就是說,表現淡定的人可能真的不太痛,而那些不顧形象呻吟的人,也許真的是為遭受超乎尋常的痛感而求救,而不只是任性地引起關注。

紅髮較怕痛

在西方存在著一個困擾麻醉科醫師多年的問題:「天生紅頭髮的人是否需要更多麻醉才能緩解疼痛?」在傳聞中,許多麻醉醫師認為需要,但很少有人嚴肅考慮過這個問題。

終於,有個研究比較了標準的全身麻醉下,天生紅髮和天生黑髮的女性對麻醉劑的需求。果然,要讓參與者對無害但很難受的電擊不再做出反應,大部分紅發女性需要的麻醉劑量明顯更多。

DNA分析表明,幾乎所有紅髮的人在黑皮質素-1受體基因上,都有一種特別的變異,這一變異是疼痛感受差異的可能來源。

文化與性別有影響

文化標準也可能影響不同群體對疼痛的反應差異。比如在美國,參加體育運動和軍事訓練的男性,被鼓勵忍受疼痛 「一笑而過」,社會更能接受女性在類似情境中,有情緒化的反應。

結果,醫療人員潛意識裡,可能對男性抱怨的疼痛更當真,他們假定男性只要開口抱怨了,那他們的疼痛一定很嚴重。

此外,很多人認為,女性的疼痛一直處於被低估的狀態,原因出在「荷爾蒙」或「神經」

在諸多造成強烈疼痛的疾病中,女性患有自體性免疫性疾病(如狼瘡)和偏頭痛的情況更常見。對於女性為何更易遭受此類疾病,最近也有研究給出了基因解釋。

疼痛也有種族歧視

種族和民族也是與疼痛體驗相關的一個問題。在美國,種族歧視遺毒的一部分,就是少數人種在疼痛治療方面的不平等。

2009年,一項大型回顧文章總結道:「在急性疼痛、慢性癌症疼痛和安寧緩和病人疼痛的關懷方面,種族和民族不平等持續存在。」比如說,急診腹痛的有色人種病人,獲得鎮痛藥物的可能性,比同樣問題的白人低22-30%。

雖然研究顯示,非西班牙裔白種人對疼痛的敏感程度,低於黑人和西班牙裔病人,但是這一不平等狀況仍然在持續。少數人種的病人感受疼痛的門檻更低,更難忍受急性疼痛,意味著他們可能需要更多藥物來達到足夠的止痛效果。

此外,慢性疼痛還和中樞神經系統長期持續的基因表達變化有關。簡單來說,疼痛體驗會在分子層面改變一個病人的神經系統,這些變化和疼痛的行為表達有關。情感上的因素,包括過去的創傷壓力或抑鬱歷史,都會增加患者感到疼痛後對某些鎮痛藥物的依賴。

基因研究帶來希望

美國加洲大學洛杉磯分校麻醉與臨床醫學副教授Karen Sibert猜測,接下來的十年裡,或許能大量揭開疼痛體驗背後的遺傳機制。有些患者無疑從一開始就對疼痛更敏感,這背後的遺傳因素,目前醫療界還未能理解。

Karen Sibert表示,短期內,醫師能夠做的最好的事,是尊重他人的陳述,並且意識到,我們的某些偏見,有可能導致我們低估了他人真實的疼痛體驗。

延伸閱讀:

肺癌罕見轉移預後較差 異常疼痛勿輕忽

痛不欲「生」?「減痛分娩」可減少8成生產疼痛!

腰頸常疼痛嗎?研究發現這或許與糖尿病有關

文/林以璿 圖/許嘉真

新冠肺炎 COVID-19 專區新冠肺炎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