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失去小腸靠點滴撐11年 醫師熬夜9小時高難手術還他完整腸道

一般人或許很難想像人體缺少腸子會帶來哪些困擾,但這對於11年前失去所有小腸的黃先生來說卻是切身之痛。11年來依賴點滴來維持生命的他,滿是針孔的身上幾乎已經沒有可以順利注射的位置。不過,近日他終於等來了小腸捐贈,並且台北榮總順利完成了「小腸移植」這個在所有器官移植中難度最高的治療,重獲新生。

11年前,正值54歲人生巔峰的黃先生某天在高速公路開車時,忽然肚子絞痛讓他直冒冷汗,趕緊就近在地方醫院緊急就醫,發現是死亡率將近100%的罕見腸繫膜動脈栓塞,緊急切除了幾乎所有小腸,才保住了性命。

然而,僅剩下30公分小腸的黃先生,卻從此失去了進食的權力。轉診至台北榮總後,黃先生的主治醫師移植團隊兒童外科蔡昕霖表示,黃先生吃下的食物只能在身體停留半小時不到,根本不足以讓身體吸收,黃先生成了貨真價值的「直腸子」。

istock 照片檔 ID:614864778
istock 照片檔 ID:614864778

11年來只能用點滴維持生命 35次住院無數次瀕臨死亡

於是,這11年來,黃先生只能接受高濃度營養劑注射(TPN)來維持生命,再也不能享受吃美食的樂趣。而長期的TPN注射,也引起了併發症。蔡昕霖表示,因為TPN屬於高濃度、高營養的液體,細菌非常喜歡,所以常見會有很嚴重的感染問題。另外像是內分泌失調、脫水、肝硬化以及靜脈感染等,都是TPN的常見併發症。

「我為黃先生數過,這11年來,黃先生住院35次,更換靜脈導管高達13次,」蔡昕霖表示,因為長期注射導致血管栓塞,黃先生身上甚至已經很難找到可以注射的位置,而越發頻發發作的併發症,也讓黃先生痛苦不已。

「像是菌血症、休克、大靜脈發炎栓塞、腎臟功能受損、猛爆性B型肝炎等等,」黃先生回憶道自己經歷過的身體問題,搖搖頭道:「實在太難過了!」那段時間,他隨時面臨著生死攸關的威脅。

手術歷時9小時 術後他最想「獨享一個排骨便當」

所幸,在台北榮總建院60週年之時,等來了大體捐贈,黃先生也被選中接受小腸捐贈。蔡昕霖回憶,當天晚上台北榮總可謂燈火通明,為這個高難度的手術全力備戰。

「小腸移植是所有器官移植中最為複雜困難的,每年全世界執行的案例大約只有100例,遠低於其他器官。」手術前,各科醫師進行了多次沙盤推演,實際開刀的時間更是長達9個多小時,從當天下午4點,一路開到了凌晨3點40分。

當血管夾放開的那一剎那,血流觸發了腸道綿延不絕的蠕動,蔡昕霖回憶,全體醫療人員才放下了懸了一個晚上的心,因為這個高難度的手術,總算是完成了,移植團隊不只保住了黃先生的生命,更送給他全新的、重獲進食能力的權力。

「開完刀後,黃先生告訴我,他最想要自己獨享一個排骨便當,」蔡昕霖表示,移植後30日,黃先生完全脫離靜脈營養治療,術後50日,終於順利出院。黃先生感慨,失而復得的感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體會,但他承諾將會更加善待這個得來不易的「第二次機會」!

延伸閱讀:

腸子也會中風!輕忽肚子痛死亡率比腦中風還高!

急性腦中風別慌張「臨微不亂」四步驟 爭取黃金治療時間

文/林以璿 圖/何宜庭

百年大疫專題搶先看 >>> 十位權威專家剖析新冠病毒給台灣的改變與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