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專訪/台灣能否守住就看這2週!免疫學權威張南驥回答關鍵3問題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台灣雖然在第一波疫情來襲時守住了邊境,但是面對全球來勢洶洶的第二波疫情,仍是不能輕忽。新冠病毒已經蔓延全球192個國家,根據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統計數據,新冠病毒從去年12月疫情爆發至今,全球確診人數突破66萬確診,死亡人數超過3萬人。

面對如此凶險的局面,台灣守得住嗎?新冠肺炎究竟會如何落幕?眾所盼望的疫苗,有何時會有結果?對此,台灣免疫學專家、前陽明大學微生物免疫研究所張南驥教授在接受《HEHO健康》專訪時,解答了3個關於新冠病毒的關鍵問題。

一、台灣如何從這場全球疫情中逃過一劫?

HEHO健康問(以下簡稱問):台灣目前的疫情控制,表現如何?

張南驥教授答(以下簡稱答):台灣一直都算是蠻好的,本來境外是堵住的,但是後來因為疫情惡化至全球,台灣相對成為較安全的地方,

故此大家都跑回來,我們也沒有辦法拒絕。這也導致疫情沒能真正的阻斷,國人回來若是又不聽話到處走,真的會很危險。現在大多數國家都已經封城封國了,不能再隨處出國旅遊,因此這些人只要乖乖待著,就不會擴大因境外移入所引發的社區感染。

問:現在疫情還在不斷上升,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知道台所灣已經脫離險境了?

答:現在還是要支持政府的隔離政策,只要再撐幾個禮拜,我們就可以保住。這陣子依然會非常危險,因為我們防疫後半的破口大了很多,所以使得現在案例增加。關鍵還是在這次境外回來的人,到底會影響多少人,這個問題再過1、2個禮拜就會知道。所以我相信,大概在4月底的時候,就可以看出來台灣有沒有失守。

問:那麼目前以台灣來說,最重要的防疫關鍵是什麼?

答:現在已經可以證明,「隔離」是最有效的手段。就像中研院、高中爆發了案例,就要趕快停班、停課。 現在德國直接規定2個人見面也不准,這就能有效拉開社會距離(social distance)。台灣的醫療資源雖然準備充分,但如果患病人數急速暴增就會超出我們的醫療量能,我們就會失守。只要居家隔離檢疫的人不要到處走動,我們就越少互相傳染的機會,也才能避免疫情升高。

問:台灣現在需要鎖國、封城嗎?

答:如果我們很早就鎖國的話,那我們現在一定很平安。但就是因為開了個小口,才有了現在的情況。站在「長痛不如短痛」的角度來看,現在最好就是國內封城,大家在家裡待個14-21天,不要上課、不要上班、不要去夜市,就沒事了。這期間大家就拚老命待在家,在家的話,你連口罩都不需要。

這當然會影響到經濟問題,但經濟問題是短暫的,可是疫情要是拖下去,社區感染大暴發,醫療是會被拖垮的。只要忍受14天到21天,台灣就控制住了。比爾蓋茲 對美國政府的建言也是如此,他建議全國封關6週。

問:全球有沒有哪個國家的防疫值得台灣參考?

答:當然有,俄羅斯跟中國國界這麼長,但是封得早,所以守住了。 中國在後半段也很成功,趕快讓大城市停止運作、蓋醫院,它是共產國家可以這樣做,應變速度比較快。 基於這個理由,我們相信美國、義大利會比中國慘。

二、新冠肺炎的輕重症疫情落差很大,該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問:為什麼新冠病毒有重症有輕症、或是無感?是什麼造成了差異?

答:這個問題十分複雜,因為每個人的體質都不同,各種族間差異也極大。因爲免疫系統的「辨識」(recognition) 與「記憶」(memory) 和細胞的「主要體抗原」(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Antigen) 很有關係,而此體抗原又分多種型式會互相配合。變化性極高。

而淋巴細胞的「辨識」(recognition) 更與這些抗原很有關係。此外我們的免疫反應又分為「先天免疫」 (Innate Immunity) 及「後天免疫」(Adaptive Immunity; T and B cells)。針對COVID-19,最重要先期防禦:Innate immunity 比T及B細胞更重要。如果他們的準備及應變不同,則輕重度就會差異很大了。末期,只要病毒進入深層肺泡造成感染,就一定會造成重症。其實「後天免疫」中也是T細胞反應比B細胞反應重要。因為COVID-19 是在細胞內躲藏型的感染。故此血中抗體的治療效果就比組織中殺手T細胞差了許多。

問:能不能用更具體的方式來解釋呢?

答:用一般病毒在身上致病的過程圖來看(如圖)

如果「先天免疫」可以防止病毒進入細胞,或進入細胞卻無法成功複製子代及釋出繼續感染;則此為「無感」情況。

如果病毒可以成功釋出就可能會造成發燒症狀,是為「有感」狀況,此時血液中亦可能偵測得到病毒。它所引發的「後天免疫」反應及激素小風暴如能成功控制病情,就可能以「中度」感染作收而復原。

但如果第二波細胞內病毒大量複製及釋出成功,則大量之病毒會引起更大的第二波免疫反應。此時肺臟及其他器官就會受損,可視為「重症」; 如果此時深層肺泡(alveoli)嚴重受創,在使用呼吸器或葉克膜救治無效後,則可能致命。

如果能復原(就如流感可在第14天後可完全康復(如圖示)),則病毒數目就會下降、至完全消失。

三、全球以破紀錄的速度生產疫苗,這會是新冠肺炎的解方嗎?

問:現在美國用破紀錄的方式在研發疫苗,我們是不是快要等到疾病的解方了?

答:其實現在我們不知道疫苗有沒有實效,雖然現在已經有地方在測試。而且他們施打的方式是用肌肉注射的,應可考慮用噴的。

問:為什麼注射的疫苗會沒有效果?

答:首先要了解,用注射的方式,是把疫苗(RNA、DNA、蛋白質)打到我們的肌肉。預期在血液中出現大量抗病毒的抗體,但並非意味抗體真的有功能。因為我們剛說過, 病毒一般時候,跟黑手黨一樣躲在房子(也就是細胞) 裡壯大,所以抗體在血液中根本碰不到病毒。唯一遇得到病毒的時候,是病毒大量爆發釋出細胞時。但是結合之抗體不能破壞病毒,僅是抓到病毒後,跟著病毒一起遊走全身,如果沒有即時被巨噬細胞處理掉,其複合體(Immune complex)反而會傷害到微血管末稍及使腎小球的發炎受損。

問:那為什麼用噴霧式的疫苗,比較有機會有效果?

答:這次新冠病毒主攻的器官是肺臟,肺臟的肺泡中並沒有防衛性的抗體,而用注射方式所激出的抗體只會在血液中存在,根本不會來到肺泡直接禦敵。所以我們能做的,是千萬不要讓病毒通過重重關卡進到肺泡,最好是當病毒在口鼻咽感染的時候就擋下它。怎麼在口鼻咽擋住病毒?我們的免疫系統可以分成「先天免疫」跟「後天免疫」。「先天免疫」就包括產生干擾素的上皮細胞;病毒一進來時,先天免疫的許多特別受體就會警告鄰近細胞及免疫系統,去圍堵病毒。

「後天免疫」部分,我們知道,在口、鼻、咽、氣管內唯一可能存在的分泌性抗體也只有IgA1,目前疫苗可否誘導製出IgA1型的抗體,也是個未知數。不過,如果透過噴霧式的小分子胜肽(peptide) 疫苗,讓人把疫苗吸進口、鼻、咽、氣管,有機會讓這些部位就地產生免疫力。這比使用注射方式,然後抗體永遠只能待在血管進不了真正戰場,還來的有機會。現在「吸入式疫苗」的概念,已經開始在流感疫苗上被嘗試了。

文/林以璿 圖/林以璿

延伸閱讀:

武漢肺炎疫情專區不斷更新

武漢肺炎絕對不像流感!台免疫權威張南驥用一張圖點出盲點

對抗肺炎免疫力太好反會礙事!?免疫權威張南驥:「免疫風暴」才是致死關鍵

>> 【抗疫一起來】Heho健康《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指南》免費贈送!

新冠肺炎專區 流感專區 糖尿病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