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VS超級細菌的戰爭,究竟誰會贏得最後的勝利?

2019-04-18T10:28:00+08:002018-11-27|醫生說, 最新文章, 健康新知|
  • iStock-1048188616

抗生素被視為上個世紀人類對抗眾多疾病的最佳武器,依靠抗生素的威力,讓人類的壽命得以大大提升,但是從抗生素發明至今90年,細菌對抗生素的耐藥性不斷增強,使得抗生素對抗細菌的戰爭防線逐步遭到突破,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ECDC)在2016年提出報告,指被視為治療多重抗藥性細菌最後防線的抗生素「碳青黴烯」(Carbapenem)已開始逐步失效。

2050年全球可能進入無法對抗超細菌的「藥物黑暗時代」

 世界衛生組織(WTO)曾經發布一份報告,提出嚴重警訊,指出到2050年時,由於細菌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人類可能重新進入「藥物黑暗時代」,每年將會導致1000萬人喪生,相當於平均每3秒就有人因此死亡,其危害將遠遠超過癌症。

抗生素時代已經邁入90年,15年間抗生素消費量增加65%

抗生素的由來最早可追溯至1928年,英國微生物學家亞歷山大‧弗萊明在實驗室培養皿中發現青黴菌可以殺死其他細菌。接著在1939年,牛津大學的佛洛里(Howard Florey)和柴恩(Ernst Chain)在向弗萊明取得菌株後,成功提煉出青黴素,隨後盤尼西林及放線菌素先後被分離出來,就此正式開啟了所謂的「抗生素時代」。

但是隨著抗生素規模的使用,甚至是濫用,逐漸失去對抗細菌的戰力。美國一項調查數據顯示,從2000年到2015年,全球抗生素的消費量增加了65%,過度依賴抗生素治療的結果卻是適得其反,從戰場存活下來的細菌以極快速度適應,演化成抗生素再也奈何不了的「超級細菌」,開始逐步威脅人類的生命。

細菌抗藥性讓全球一年死亡70萬人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治療大腸桿菌,以往只要使用普通抗生素就可以見效,但最近幾年間已有許多國家的衛生醫療單位提出報告,指即使是使用最強效的抗生素也無法有效對付反制,光是在歐洲每年大概有25000人因此死亡,在歐盟所屬國家每年因此消耗掉15億歐元的醫療成本與經濟損失。

而另一項更驚人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球每年有70萬人死於各種而藥性強的細菌感染疾,有23萬新生兒因此而夭折。

獲得2015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中國科學家屠呦呦曾公開指出,現今所有藥物中抗惡性瘧原蟲瘧疾起效最快的藥品「青蒿素」(Artemisinin),已經在東南亞的大湄公河流域面臨惡性瘧原蟲所產生的抗藥性,因而出現失效的潛在危險。

國際醫療界紛紛提出警訊,指對抗生素具有耐藥性的細菌正在迅速擴散,甚至將其耐藥性傳給其他種類的細菌,一些常見的病原體搖身變成了「超級細菌」,一旦抗生素的防線全面失守,人們將不必再恐懼癌症,因為只要是一個細小的普通傷口就可能導致死亡。

醫學界研究對抗超級細菌進程緩慢

 面對細菌對抗抗生素耐藥性已經嚴重為害現代醫學發展的危機,世界許多先進國家的研究團隊已著手思考與發展因應對策,而目前進入臨床實驗階段的大多數是對現有抗生素類型所進行的修復,只是短期解決方案。以每年導致全球25人死亡的結核病來說,過去幾十年間總共只有2種治療耐藥性結核病的新抗生素投入市場,顯示研發新型抗生素的步調已跟不上細菌增強抗藥性的速度。

不過,科學家們也正在積極地促圖在這場超級細菌對抗的戰爭上搶回先機,努力開發新抗生素,例如在響尾蛇毒液、鴨嘴獸乳汁中尋找可能藏有擊敗超級細菌的新型致勝武器。

科學家正積極尋求開發新抗生素,且獲致相當成果

 而最近相關研究己有突破性的發展,美國波士頓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BIDMC)的科學家致力於將抗生素「黏桿菌素」(colistin)「升級」。研究團隊嘗試將黏桿菌素各自與其他19種抗生素結合,發現與利奈唑胺(linezolid)、夫西地酸(fusidic acid)、克林達黴素(clindamycin)重新組合後,再度帶來打擊超級細菌的希望。

此外,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的科學家已從地表污泥中的微生物群找到一種全新抗生素「Malacidin」,並在動物實驗中證實能夠消滅可怕的「抗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這種細菌幾乎對所有青黴素類抗生素具抗藥性,可以說是醫院裡的「超級細菌」。

而這項新發現雖然仍需進行人體臨床實驗,面臨漫長而艱辛的研發路程,但對於抗生素VS超級細菌的這場永無休止的戰爭來說,也代表人類挑戰對抗超級細菌的嶄新希望。

延伸閱讀:

人體自癒力超強,5招教你喚醒體內的自癒力

濫用抗生素導致超級細菌「NDM-1腸道菌」天生帶有抗藥性!

科學家又有新發現,搶救抗生素耐藥性危機

千萬別忽略小傷口,可能讓你染上死亡率50%的敗血症

除了眼睛跟腳部,糖尿病患也要當心蜂窩性組織炎

文/陳亦云 圖/許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