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是一種生理疾病!長庚醫師陳錦宏:用愛是不能治療的

2018-12-12T16:53:19+00:002018-08-17|醫生說, 頭條, 最新文章, 健康新知|

「台灣有8%的孩子是ADHD,但只有2%接受治療」,嘉義長庚醫院精神科教授主治醫師陳錦宏說,「我們不要以為治療是對孩子的抹殺,不治療反而才會造成孩子一輩子的痛苦。」

ADHD是大腦跟不上

陳錦宏說,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部分大腦腦區比一般人的發育慢了3年,掌管理性的前額葉更晚了4年,在最精華的青春期,專注力、情緒、記憶力、行動力等競爭力卻被綁住,加上外界對他們的負面反應,有8成的人會有其他的共病出現。

過去資訊傳播都認為說孩子是ADHD是一種「貼標籤」,而一般人的觀念也被塑造成「吃過動藥等於吸毒、吃藥小孩會變笨」,陳錦宏說,這些人以為用愛心就可以改變小孩子的問題,一直要輔導為主,「但ADHD是一種生理問題!難道孩子不想做到嗎?他是真的做不到,不治療反而是一種疏忽。」

而且並不是符合ADHD的症狀,就是ADHD,除了要持續6個月以上之外、9項症狀符合6項、在家裡跟在學校都有相同症狀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有「功能性」的問題。「如果孩子很開心、事情都有辦法完成、跟人相處沒有問題,那也沒什麼需要治療的。」

陳錦宏也舉例,過去最保守、最不愛用藥的英國,今年也把服藥的年齡從6歲下調到5歲,因為研究發現,不吃藥的小孩子,健康功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而且撞到頭等意外的比例是其他人的2倍;有服藥的人,未來自殺的比率也會減少2成、藥癮則減少5成,「單說撞到頭,在台灣每年就可能減少1000人受傷。」

父母老師&醫師應該是平等的雙頭龍

陳錦宏說,現在太多人說ADHD是一種過度診斷,所以很多爸媽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孩子需要治療,認為「只要降低對他的標準就可以」,但當這些孩子發現「什麼都不理、什麼都不做」比較輕鬆,未來就更難救回來,犯罪、吸毒的比例也是一般人的2.5倍。

但診斷可以讓專業醫師來做,陪伴與教導卻需要父母、老師,也讓身為照顧者的爸媽壓力很大,更難理性、正向的面對小孩,老師則要面對跟班上同學的衝突,也很兩難;「所以我們推動一個『心動家族』協會,讓協會連結家庭、醫院、學校,把醫療跟被醫療的二分法打破。」

陳錦宏說,過去治療都以醫師為主,醫師自己決定所有事情讓患者、家屬照辦,但其實應該把照顧者的角色延伸,家長是孩子的照顧者、也是治療者,醫師是孩子的治療者、也是家長的照顧者;「醫師應該跟家長是平等的,我們第一個想到做這個,10年來,也證明這個方法是很有效的。」

讓他們有發揮自己的機會

陳錦宏說,過去的治療效果都著重在「社會功能的恢復」,所以常被詬病是一種社會控制,連帶的吃藥、治療也變成污名化,但現在著重的是這些孩子的健康,還有未來。「開藥是一個很複雜的動作,要考慮很多,不是每個人都要吃,也不是吃了就要一直吃,為什麼不交給醫師判斷?你開不開刀會自己判斷嗎?」

「現在不是長照議題很熱門嗎?大家都以為是講老人,其實小孩子,才是長期照護的重點。」陳錦宏說,這些孩子都是脆弱的人,但卻是最值得投資的,「你會很驚訝,他們在症狀的封印之下,竟然有這麼多的能量!當他們有了發揮自己天賦的機會、封印解除,就可以發光。」

所以陳錦宏持續強調,「ADHD用愛是不能治療的,需要愛加上知識與專業能力才可以。」

延伸閱讀

ADHD的孩子要這樣「教」:具體說出你想要的

包容是對ADHD孩子的愛?長庚醫師陳錦宏:大人幻想出的美好

ADHD患者吃藥要注意什麼?長庚醫師陳錦宏一次解釋給你聽!

不專心就是ADHD嗎?看長庚醫師陳錦宏怎麼判斷!

ADHD的心路歷程:如果我可以早點接受治療,我也不那麼糟

聰明可靠吃藥來獲得? 食藥署:不具有「提升腦力」作用

食藥署:氣喘藥可能引發攻擊行為甚至自殺!

食安警訊:美兒科學會發佈5種警戒添加劑

文/盧映慈 圖/何宜庭

6 Comments

  1. Debbie Wan 2018-08-20 at 22:32 - 回覆

    個人也認為學校的師長也應該接受這方面的知識,因為孩子求學時間除了家中,剩下8到10小時都在學校。學校老師若沒有正常的心態來對待,接納及輔導(如果有這方面的知識就知道如何應付這樣的孩子)過動兒,同學也會理解或原諒過動兒所做出的一些舉動。

    很遺憾,我們的經驗,孩子的學校老師跟同學(不是全部的老師)都曾一起霸凌我們,只因為他們覺得我們不好管,所以找理由一起來說他怪,身體流出來的汗臭,上課不專心會影響到她的教學等,就把孩子掉到最後一排的角落。

    所以,家長努力輔助孩子,但學校老師不幫忙真的很難。還有這污名對這些孩子及父母也真的很不公平。我們做父母所花的精力及心力遠超過正常孩子父母的付出。

    • 盧 映慈 2018-08-21 at 10:47 - 回覆

      您好,非常感謝您的分享,身為ADHD的家長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陳錦宏醫師那天也跟我們分享了很多,包含來自親人的質疑、對於自己無能為力的氣憤、還有面對孩子出門在外,遇到的老師、同學等種種,所以他才說,「我們要求家長去保護孩子,但其實家長才是最需要被支持的。」

      我們這幾天也會陸續出有關ADHD的文章,先前的文章相信您都已經看過了,非常幸運的是,有許多教育圈的老師、輔導者分享並觀看了《ADHD是一種生理疾病!長庚醫師陳錦宏:用愛是不能治療的》這篇文章,我相信隨著資訊的傳播,這樣的觀念也會受到更多人的支持,並列入輔導相關原理。

      除了希望改變教育現場的窘況之外,您也別忘了讓自己有喘息的機會,建議您可以跟《社團法人台灣心動家族兒童青少年關懷協會》聯絡,裡面有醫師、心理師、社工師,與上千名跟您一樣的家長,可以說是取暖,但更多的是「有些事,只有經歷過才懂」的一種體貼。

      祝福您,可以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加安好。

      謹將目前所出ADHD文章羅列如下,也請關注我們未來ADHD的相關文章,再次感謝您。

      1.ADHD是一種生理疾病!長庚醫師陳錦宏:用愛是不能治療的:https://heho.com.tw/archives/20344
      2.ADHD的心路歷程:如果我可以早點接受治療,我也不那麼糟:https://heho.com.tw/archives/20357
      3.不專心就是ADHD嗎?看長庚醫師陳錦宏怎麼判斷!:https://heho.com.tw/archives/20402
      4.ADHD過動兒族群中也有資優生,他們需要的只是開發學習潛能:https://heho.com.tw/archives/20401

  2. Lydia 2018-08-23 at 02:42 - 回覆

    我是一名精神科社工,因為友人在臉書貼文表示對這篇文章,特別是標題反感,而關注本文。我大概能理解這標題要表達的意思,但這樣的用字實在太不恰當。“愛”本身就是一種治療,對家屬個案皆是如此,您知道嗎?過動兒的孩子最重感情了,愛能讓她們願意為自己的不足努力,也許這樣的付出不足以對抗生理上的困難,但您能說這樣的努力不重要嗎?這是最微不足道卻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們走精神科的人都知道病識感是最重要的,沒有了愛,如何自我接納,如何對抗生理上的困難,您知道很多人吃過動症的藥都很不舒服嗎?另外,在家屬的部分,我要提醒的是,走到精神科這步,許多家屬都已經千瘡百孔,讓無論是醫療團隊和學校都應該讓家屬感覺到我們是真心為孩子好,更重要的是我們和家屬一樣對孩子有著期待,所以愛是支持持續治療的最重要元素,怎能說用愛是不能治療的?愛本身就是治療的一環!

    • 盧 映慈 2018-08-23 at 11:42 - 回覆

      您好:

      愛的確是治療中相當重要的一環,陳醫師也從來都不否認社工師、心理師對於孩子的助益,在他創立的《心動家族》協會中,除了家長跟醫師之外,也有許多社工師與心理師,互相支持與陪伴的確是很重要的。

      不過這篇文章想討論的是,在「專業知識不足」底下的「愛」,其實有時對孩子才是一種傷害,您是社工師一定非常了解這樣的情況,每個人都想真心為孩子好,但是做出的決定不一定是最好、最完善的。

      像是學校的例子,我是讀教育出身的,老師在沒有經過專業教導的情況下,會直覺的希望孩子們包容不一樣的人,但是要求小孩面對這些連大人都會感到疲累的情況,是否在保護過動兒的同時,也傷害到其他的學生呢?而這樣的「愛」,能持續一輩子嗎?我想陳醫師是希望孩子在未來都能有獨立生活的能力,而不是用「愛」來當全部。

      很抱歉這樣的標題讓您感到不舒服,但這是想要用一種反面的思考模式,提醒大家光靠「愛」是沒有用的,無論是詢問醫師、詢問心理師,都是一種尋求專業的好辦法,並不是一竿子打死「愛」。

      至於藥品的問題,陳醫師在《ADHD患者吃藥要注意什麼?長庚醫師陳錦宏一次解釋給你聽!》文章中也提到,醫師的職責就是要聆聽『孩子的困難』,孩子是因為什麼不想吃藥、是心理排斥還是真的不舒服,要去了解真實的背後原因,幫忙想解決辦法,因為治療是一個長期的抗戰,到底要怎麼選擇治療方式,是家長、孩子、醫師三方要有共識的。」
      我想他鼓勵的是,不要將吃藥視為猛獸,現在有太多不同的藥物可以選擇,但不能不靠專業知識去決定「吃不吃藥」這件事。

      非常謝謝您的回饋,如果有機會的話,也想請您分享自己的故事,因為心理治療這塊,對於大眾來說有太多迷思、害怕,如果能有一個現身說法,我相信真理會越辯越明。再次感謝您!

  3. Anita Kuo 2018-09-23 at 21:38 - 回覆

    我的小孩是ADD, 並有書寫障礙。
    他和別的孩子並無社交衝突,也沒有情緒障礙,
    我想知道,這和文章中指稱的過動兒或是內容目標,是一樣的嗎?
    因為大家好像都把ADHD和ADD都當成一樣的(處置方式)

    • 盧 映慈 2018-09-23 at 21:55 - 回覆

      您好:

      ADD的孩子當然還是跟ADHD的孩子不同,所以此處所指是以ADHD為主。

      不過ADD的孩子主要是注意力不集中的部分比較明顯,服藥的用意其實大宗是為了防範注意力不集中造成的意外,所以藥品的部分是互相參考的,但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要服藥或不服藥,還是要請醫師診斷。

      但社交障礙如果不多,行為治療著重的面向就會比較少在社交這塊,可能加強他個人的注意力訓練;另外,因為有些ADD的孩子,會比較難聽出別人的委婉的話中含義,所以可以訓練這個部分。

      而對待的部分,無論是什麼樣的孩子、ADD或是ADHD的孩子都需要愛,但不是盲目的愛,是有尋求專業支持與協助,才能找到對孩子最好的方法,所以這部分我想目標也是相同的。

      您可以參考我們延伸閱讀中的其他文章,如果有其他想法或問題,也歡迎您再留言跟我們討論!如果我們有不知道的地方,會諮詢醫師後回覆!

      非常謝謝您的回饋。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