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一個拿了東西不付錢的人,你會想到他可能是失智症嗎?

  • iStock-486580934

「他跑到商店裡,拿了東西沒有付錢就走了。」這是額顳葉失智症患者會出現的問題,他們沒辦法察覺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是不對的,變得性情古怪,會跟人爭辯,開始無法控制自己那些「非社會化」的行為。

會被大家忽略的額顳葉失智症

談到失智症,因為在所有失智症中阿茲海默症的比例高達55%,所以很多人都會直接把失智症跟阿茲海默症劃上等號,認為「失智就等於失憶」。但其實失智症是大腦的認知功能失調,不只有記憶那塊會出現問題,任何大腦掌控的功能都有可能有問題。

這也是額顳葉失智症容易被忽略的原因,這類的患者多半在50歲左右會開始有大腦額葉、顳葉退化的現象,但不會出現記憶力下降的症狀;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長賴德仁說,早期可能會有講不出自己想要講的話、也聽不懂別人的話的語言障礙,這就是顳葉退化,而變得暴躁、控制不住自己等情緒失調,就是額葉出現問題。

台灣每100人就有1人是失智症患者,包含30~60歲的壯年人,每100個失智症患者中,就有10人是額顳葉失智症患者,其實比例不算太低,卻很少被人注意到;「他可能控制不住,跑到商店去拿了東西沒付錢,或是突然就伸手亂摸別人,做出這種很不恰當的行為」,賴德仁說,當情況持續嚴重,可能也會開始出現幻覺的問題。

如果遇到一個拿東西不付錢的人,你會想到他可能是失智症嗎?

「那個東西,我就是要『那個』!你怎麼聽不懂?」你有這樣的經驗嗎?面對自己的爸媽、上司,或是任何年紀在50歲之後的人,會不會有這樣溝通的困擾?

顳葉退化的人會出現語言障礙,都會用「就是那個」、「那個東西」來代替,讓旁邊的人聽不懂;有時候甚至還會把所講的事物概念搞混,比如他說要可以裝湯的「那個」,你拿了碗給他,他卻是要「舀湯」的工具,又開始責怪你。另一種情況則是突然話變得很少,看著人好像要講話,卻思考了很久都講不出話來。

而額葉退化,除了跟情緒有關之外,就是會造成「拿東西不付錢」這種社會功能障礙,可以把病患想像成「失去社會化的人」,所以會在跟人聊天的時候冷漠、沒禮貌,過去可能會稱讚別人「穿衣服真好看」,現在會說出「沒水準,穿這樣真醜」這樣的句子。

除了沒禮貌,患者也會失去同理心,或是重複做一件事情、看起來很像強迫症,甚至開始吃很多、吃很快、又喜歡吃甜食,這不是想要「含飴弄孫」,而是大腦已經失去對自己的控制力了。

為什麼要關注額顳葉失智症

雖然阿茲海默症是最多人得到的失智症,但對於這些患者身邊的人來說,阿茲海默症承受的痛苦是「最愛的人漸漸忘記了自己」,而對於額顳葉失智症的照顧者來說,感受到的卻是「最愛的人已經變了一個人,而且還非常厭惡我」。

這些額顳葉失智症患者的照顧者要每天承受被罵、被羞辱、被冷漠、被無視的壓力,但卻還要時時刻刻盯著患者,以免他們吃太多、或是跟人起衝突;簡單來說,照顧者們一方面要照顧生理需求,一方面又要安撫患者的情緒,等於蠟燭兩頭燒。

再加上患者多半還在50歲左右的壯年,又沒有明顯的記憶力下降症狀,要確診可能要等好幾年,這期間的擔心、痛苦、質疑,對照顧者還有患者來說都是很難受的。再來,這類的患者發病時間早、體力好、存活時間也長,如果失能,家人要承受比阿茲海默症更長時間的照顧,壓力更大。

但額顳葉失智症沒有辦法治癒,只能透過藥物控制,並練習大腦活化來延緩,就像年輕要存骨本、存肌肉本一樣,最好也要存「腦力本」,在年輕時透過多元、多語言、多邏輯的學習,雖然不見得不會得到失智症,但能保障自己退化的時間跟速度不要這麼快。

延伸閱讀

工作壓力大到憂鬱又暴躁?其實你可能是早發性失智症!

中風之後性格大變、無理取鬧?可能是「血管性失智症」

失智症一定都是從「健忘」開始的嗎?

文/盧映慈 圖/許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