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的醫學:基因編輯嬰兒誕生 《魔詭》預言的災難會成真嗎?

已故的著名科學家霍金曾經在上世紀預言過,「人們因為經濟因素,研發出基改植物和動物,在未來,會有基因改造的『超級人類』誕生。」這個預言在短短的19年後就變成現實。本(11)月26日,中國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體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愛滋病。

事情一出,馬上引來中國國內122名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表示這項直接進行人體實驗的「研究」,讓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必須強烈譴責。

「人造人」早就是電影常見的題材

但其實,雖然在現實中是首度出現,基因編輯技術改造人類在電影中早就是個常見的題材,這種取代神的角色、挑戰道德的界線、瘋狂科學家的失控基因改造實驗,一直是人們內心深處的深深不安,也因此總是成為電影的最佳題材。

排除後天基因改造(如《美國隊長》、《露西》等等)的電影題材,2016年上映的《魔詭》(Morgan)就是在講述這樣的議題。

電影描述了一位頂尖的企業分析解決專家,被派送到一處偏遠且極度機密的地點,展開一場意外事件調查,她發現這整起恐怖的事件竟是由一位看似無害的「人」所造成的。

這個神秘的「人」就是「魔詭」,她(或是「它」?)是生物工程以合成DNA創造出來的生物,1個月大的時候,就會走路跟說話;6個月大的時候, 「魔詭」的能力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甚至威脅到了人類的生命。

雖然有些網友吐槽厭倦了「非人生物一定邪惡」的電影設定,但是人們對於未知的技術、生命總是懷著深深的好奇與恐懼,這一點也是無可厚非的。

基因編輯行之有年,為何遲遲沒有從「人」下手

其實,基因編輯已經行之有年,在《「基因編輯」被爆可能致癌 新興療法潛藏風險》中,HEHO君就有跟大家介紹過,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 最早在 1987 年,由日本科學家在大腸桿菌中發現,到了 2002 年,歐美研究人員進一步發現一系列與 CRISPR 相關的 Cas (CRISPR-associated genes) 基因,讓科學家可將特定的基因序列「剪除」,置換上其他的基因序列,基因編輯技術自此開始突飛猛進。

2016 年,美國博德研究機構(Broad Institute)的張峰、法國科學家 Emmanuelle Charpentie 及美國科學家 Jennifer A. Doudna 因其發展的 CRISPR-cas9 系統,同時獲得有「東方諾貝爾獎」之稱的唐獎,更是將「基因編輯」推向了研究的高峰。

但是,即便是基因編輯的國際權威張峰、Jennifer A. Doudna,都對本次的基因編輯寶寶抱持否定態度,張峰提到,除了愛滋病本來就已經有有效的方式避免傳染給寶寶(詳見《愛滋病夫婦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嗎?醫:當然可以》),更重要的是,基因編輯還有許多未知的部份,貿然使用在人體,可能讓寶寶面臨其他未知疾病的風險。

像是目前CRISPR會遇到的「脫靶效應」,也就是基因剪錯位置、接錯位置,可能會造成細胞癌變;過去用人類細胞進行的實驗也指出,CRISPR造成了DNA損傷,以及人類視網膜色素上皮細胞中出現的細胞週期停滯。

考量到技術未成熟、倫理仍待樹立,CRISPR權威Jennifer A. Doudna就曾在TED演講上呼籲,CRISPR不應使用在人類本身。

相關的法規、實驗其實不斷出現

但其實,面對「扮演上帝」這樣的誘惑,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視而不見的,更何況,什麼人、或是什麼國家先掌握了這項技術,或許就是掌握了未來。

美國前任總統小布希曾推動禁止胚胎幹細胞研究長達8年之久,然而歐巴馬政府卻取消了對胚胎幹細胞研究的禁令;2016 年英國人工授精暨胚胎管理局批准一項有關人類胚胎基因編輯的研究申請,允許科學家以治療為目的複製人類胚胎;2011 年,中國科學家取人體基因植入乳牛的細胞,再以複製技術,把經過基因改造的細胞胚胎,植入代母牛體內,生產類似母乳成份的牛奶,並計畫於十年內大量推出市場。

各種遊走在倫理邊緣的實驗,挑戰著人們對新技術的接受底線。美國的Josiah Zayner原本是太空總署(NASA)的生物學家,之後「轉行」成為致力於讓生物科技平民化的生物駭客,去年10月成為使用CRISPR-Cas9對自己進行基因改造,他自行設計了一套基因療法,以針劑注射方式剔除肌肉生成抑制素基因,希望增強自己前左臂肌肉,並且整個過程經由網路直播。

現在,新生兒露露和娜娜已經成為了全世界關注的對象,未來的健康、人格發展,必定不斷遭受世人檢視。全世界媒體除了對兩個小嬰兒寄予同情,期望她們免受未知疾病的折磨,也大力譴責賀建奎藐視科研倫理法規的行為。畢竟科研在進步,法規與研究者的道德,也是同樣的重要。

延伸閱讀:

CRISPR科學家來台演講:基因編輯又一突破 從DNA擴展到RNA

最新研究:發現影響細胞凋亡關鍵蛋白 有助於抗癌

癌症患者作基因檢測有什麼幫助?

電影中的醫學:《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它斷送了他們的愛情

電影中的醫學:《水行俠》胸肌傲人 但男生「胸大」恐是疾病

文/林以璿 圖/許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