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攜家帶眷來看他!長庚中醫師江昆壕在診間跟患者談「人生」

「有些病是很難治癒的,像是高血壓、糖尿病,但人生在世,你只能學著怎麼在這段日子、這個天地之間過得好,跟你的病和平共處。」雖然穿著西裝,但一講起話來,江昆壕給人的感覺,還是與長袍馬褂搭配起來最天衣無縫,就像他的精神價值觀。

要醫好病其實是要學習當「人」

江昆壕在台北長庚醫院擔任中醫內兒科主任,診間的病人五花八門,雖然長庚醫院一直在推動「中醫分科」制度,但每次來看診的患者只要覺得有效、開始信任這個醫師,通常都會「好康都相報」、「攜家帶眷」到處介紹不同類科的患者給他。

比如一位阿嬤來看退化性關節炎跟大便不順,孫女後來也自己來看痘痘跟經期不順的問題,又介紹自己的阿姨來看腸躁症,最後甚至連有三高和肥胖問題的男友都帶來了。

「其實我們在治病的過程中,就是學習自己在天地之間,如何自處的方式,你的所思、所言、所行都會影響到你的身體,也就是你的飲食生活、情緒波動,都可能是致病的根源,所以中醫在治療,不是只針對『病』,而是要改變整個『人』,所謂的養生,其實也是預防。」江昆壕說。

所以那些攜家帶眷的患者,雖然來看的疾病各有不同,但是都可以透過中醫藥治療,得到改善與幫助。比如之前有個患者來看胃食道逆流,但江昆壕發現患者的根本問題是肥胖,開始治療肥胖的問題後,患者不只治好了胃食道逆流,連手臂酸麻、足底筋膜炎等其他問題,也都逐一消失了。

這名患者也成為江昆壕從醫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病人。「雖然他的最高體重曾經高達140公斤,但他給我的印象是非常開朗的,原先在治病的時候我並不知道他還有手臂酸麻、足底筋膜炎等問題,可是一細聊下去,發現他身上還有這麼多問題,卻一直保持開朗的性格。」

「本來醫師就有責任要去解決問題的根源,而不是只治療表面上的症狀,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很信任醫師,雖然不一定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他願意去嘗試、願意改變自己,所以我也願意盡全力幫他。」江昆壕說。

人與人之間看緣分

不過能遇到全然信任醫師的患者,也需要一點緣分。江昆壕說,他遇過的病人可以分成幾種,一種是「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這種人會抱怨自己的病是誰誰誰、什麼原因引起的,但從來不檢討自己,另一種則是「消費者心態」,認為自己付了錢,醫師就有義務要醫到好為止。

再來是比較棘手的患者,江昆壕說,比如開一張單子,請他回去記得這些食物不要吃,有些病人就會很生氣的說,「這單上的這些東西都是我平常在吃的耶!這樣子我不就沒得吃了!你乾脆告訴我,那些是我可以吃的?我究竟可以吃什麼?」這時他會淡淡的回答,「那張單子以外的東西都可以吃。」

這時有些患者會冷靜下來、接受醫師的處方,但有些人還是會很不高興,認為醫師沒有站在患者的角度考慮。但對江昆壕來說,自己不改變生活形態,任何的治療縱使對症下藥,還是像一個一直往外漏水的容器,遲早有一天會乾掉。

「以前會很生氣,覺得病人都不聽勸,但後來覺得,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他有權利選擇他想要相信的,醫師能負責的,只有盡力告訴病人解決的辦法,要不要做還是在個人的選擇。」江昆壕說。

而身體會生病,除了生活習慣之外,也有不少病人是心理壓力讓渾身不舒服。有些病人一進診間就會把家裡各種難過的事情都說過一輪,發現從頭到腳都是問題。「從病人的話語中,我了解他只是需要一個情緒出口,如果真的很嚴重,會建議他去做心理諮商,或是找一個宗教的寄託。」江昆壕說。

「身、心互為因果,對於對於生理功能異常而影響心理情緒的人,我可以治療身體的不舒服讓心理問題解決,對於心理情緒造成生理功能失調的人,我只能幫助改善生理功能失調,讓他們有力氣去面對這些心理衝擊。」

人生也是一場緣分

認為許多事情就是一場「緣分」的江昆壕,會進入中醫系其實也是一個奇妙的機緣。在高中時翻閱一本百科全書,介紹中醫的那一頁吸引了他,但這對聯考時代的高中生來說,還不足以作為志願的理由。沒想到放榜時,彷彿天註定似的,他的名字出現在中國醫學大學中醫系的榜單上。

不過從中醫系畢業之後,江昆壕還沒有決定要不要當中醫師,但回到老家,鄰居的老太太關節疼痛,每次發作的時候都會手腳攣縮,家人便請他過去看看是不是有辦法讓老人家舒服一點。

「當下我也只能依著學過的知識、參照醫書開藥治療,沒想到治了一陣子,老太太真的好了,手腳不會再一直攣縮,她的家人非常高興,但我其實滿驚訝的,因為以前都只有學理論,這是第一次實作,發現原來我學的東西是真的有效、可以用的。」江昆壕說,這也是他下定決心當中醫師的契機。

而為了更了解人體組織在正常情況下的運作,江昆壕跑去讀了生理學研究所,畢業後就到長庚擔任中醫師。而某次,研究所的老師私下託他去看看90幾歲中風後、腳和小腿傷口癒合不良的奶奶,因為傷口癒合不良,傷口範圍不斷擴大,感染風險很高,但西醫怎麼做都沒辦法把擴大的傷口停止下來。

江昆壕為了讓老奶奶得到最好的中醫治療與照顧,去看完回來後,還把自擬的處方跟奶奶足部傷口的照片,去請教大學時代的授業恩師——朱樺醫師,不過在細心的調養下,奶奶的傷口慢慢的收口、痊癒了。「對方家族裡有個當西醫的,回老家的時候驚訝的不得了,一直說『怎麼可能?』」

因為這樣,江昆壕當中醫師的心也慢慢穩定下來,對自己多了許多信心。因為中醫系要讀中、西醫2套系統,很多人為此感到「學術人格分裂」,讀了西醫之後沒辦法接受中醫的理論。當年他畢業時,班上有一半的同學都去當了西醫,可是他卻在中醫領域找到自己的價值。

「對我而言,能擁有跟人相遇的緣分,並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去幫助他照顧身體,讓他保持健康,就是成就感,就是價值,活著是有意義的。」所以無論是誰走進診間,江昆壕都會好好善待這份緣分。

延伸閱讀

「長壽有時是詛咒⋯」蘇柏名藥師在獨居老人家中看到的人生

骨肉瘤權威陳威明卅年照顧全台半數患者 下午診早上就開始看

30年治癌最難過病人跳樓 謝瑞坤醫師:治不好,會讓你舒服離開

文/盧映慈 圖/許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