謬誤!別再搶當第一個成功研發疫苗的國家!合作才是加速疫苗往前關鍵

每當國際疫苗有重大新發展,中研院生醫所的辦公室電話可能會響個不停,身為跨部會疫苗平台的召集人,同時也是中研院生醫所副研究員的胡哲銘,最常接到媒體、官方單位打電話問他,「某某某疫苗發展到臨床試驗,那台灣呢?」

各種疫苗都有其存在價值!全球都控制疫情才能阻斷病毒

各國都搶著當一個研發出疫苗的國家,彷彿成了強國政治的一種籌碼,胡哲明強調:「我很介意用『疫苗大戰』這個詞,好像大家都在搶第一,但不應該是這樣,很多疫苗都有它重要的角色在。」

並不是第一個做出疫苗以後,其他的人都白做了!胡哲銘特別強調這樣的觀念,「因為這疫情很特別,如果沒有辦法把全球的疫情都有效控制下來,只控制一個地方的疫情,其實是沒有太大的成效,我們應該以這個角度去討論疫苗研發。」

尤其當疫情還不穩定時,絕對要避掉搶第一的心態,胡哲明認為更重要的應該在於說,「不同的技術裡面的資訊要能夠互相的交流,學術界的角度是希望更合作的心態,讓疫苗研發的技術可以更加速往前!

只是通常疫情一爆發,各種問題點都會隨著暴露,疫情一來,大家才吵著嫌疫苗不夠快,但當疫情不在的時候,你做這個研究,他就會說:「那你浪費這錢幹嘛,又沒這個病。」胡哲銘舉例就像肺結核是很重要,如今沒有再傳染,是因為前人已經花很多精神,現今很難再做更多肺結核研究。

資金投入有差異!台灣難從「研發時程」上勝出

現在每個做疫苗的都說自己的疫苗最好,胡哲銘以一個平台的召集人,他說:「每個都在做不同方向的東西,各有各自的優缺點。」但如果要搶第一個研發出來的,台灣跟本不要比,因為是一個不對等的比賽。

胡哲銘自從身為召集人以後,也常至是生策會、行政院的會議,就會發現外界有種「要馬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觀念。舉例美國總統川普揚言年底要打疫苗,會議中就會聽到「今年年底台灣也要有疫苗」。

但事實上國內外不管在資金、法規上都是相對差很多,胡哲銘說:「美國為了這次的疫苗研究所投資的錢已經接近了上千億的台幣,是台灣的零頭都不到世界各國都望塵莫及,Moderna拿了五億美金,將近150億台幣,很難用這種角度去競爭。」

假扮冠狀病毒的奈米疫苗!面對困境意外激發創意

即便我們沒有最多的經費,但台灣一樣有優秀的人才,胡哲銘自己就利用過去所做以奈米粒子模仿冠狀病毒,製成「MERS 奈米疫苗」,同樣的概念用於現今,已找出「新冠肺炎奈米疫苗」的候選疫苗。

從 13 歲就開始到美國唸書的胡哲銘,特別專研生物醫學、奈米醫學,但外界常以為美國的實驗室經費充裕,事實上並非如此。當年,胡哲銘想要在在奈米粒子外層黏一些特殊材料,但對方開價太高實驗室根本買不起,為了達到同樣的效果,胡哲銘反向思考,利用動物細胞膜黏到奈米粒子上,研究順利完成外也登上《Nature》  期刊,人在遇到困境時激發了意想不到的創意。

種種刺激與學習下,讓他想到用奈米粒子模仿冠狀病毒。當疫苗在模仿病毒特性的時候,如果模仿的不像,可能沒什麼效果,如果模仿的太像,又會造成太高的毒性、造成全身性發炎。所以胡哲銘在 2019 年發明「薄殼中空奈米粒子」,試圖把病毒包裹好、直接送到免疫細胞門前,避免在血液裡亂竄造成的刺激。

防疫太好讓疫苗研發上有難題!檢測仍仰賴國際合作

正因為有了先前研發 MERS 疫苗的經驗,如今迎戰新冠病毒時,胡哲銘說:「早期做 SARS、MERS 時的研究探討,正有這些經驗讓我們知道說,做疫苗時有哪些要注意,需要去控制。」

例如,現在很多研究單位討論疫苗可能會造成「免疫病變」,「在我們在做 MERS 疫苗研發的時候,就有去收集這些資訊,所以當我們再度投入,利用已學的經驗,可以快速的做奈米疫苗的進行。」胡哲銘露出驕傲笑容說出這句話。

但他也坦言,在研發上還有其他困難點,卻也是台灣的優點,正因防疫做的太好,難以進行測試。胡哲銘說:「比如像 MERS,因爲 MERS 有效的被隔在台灣之外,台灣是不可能去測試它的效果,我們就必須要跟美國合作,從動物實驗上發現疫苗有無保護效果,不讓老鼠被病毒感染。」

但如今新冠狀病毒疫情出現後,各國自己都焦頭爛額,胡哲銘說:「所以我們也很難和之前團隊合作,他們光自己就非常的忙!這個時更意識到說,台灣得要建立一些像這樣子的技術。」

此外,台灣防疫好案例也少,以及嚴謹的法規,光是案例的取得就會比較困難。「以 MERS 當時的經驗,台灣根本沒有這個病,不可能讓你在台灣做實驗,但像美國雖然也沒有很多 MERS 案例,但他們是積極的,單位經過特別設置會讓病毒進來。」胡哲銘這樣告訴我們。

防疫、研發:都要有未雨綢繆的心!各單位攜手克服困難

胡哲銘叫我們試著想像,當時國家如果是有研究MERS的環境下,現在研究新冠病毒的基礎設施會更完善,這個的確是台灣遇到的一些狀況,當然這幾個月來非常多單位努力去建立、克服,包含中研院、國衛院、許多研究單位,花很多心思去解決的問題。要先增加對高危險病源的研究設備及專業人力才能儲備抗疫藥物及疫苗的研發能量。

他強調:「防疫、研發的東西,都要有未雨綢繆的心態!」因為台灣前端防疫做太好,後端研發相較容易會忽略,這回經驗也學習到,當前端有花較多精神去建立時,更可以在後端做好完善的措施。

目前新冠已經不可能自行消失在世界中,全球對疫苗的「急迫性」更甚過去,胡哲銘提出另一項觀點,即便有可能研發出來的疫苗保護力不夠好,假設是三成的人有三個月的保護力,也還是建議施打,他說:「雖然我們都希望疫苗保護力越高越好,但即使相對沒有那麼有效的疫苗,也一定會有它的功能,可能會讓病情變輕,也會讓疾病變的更不容易傳播。」

後期傳染病防治難題!沒有疾病下,如何維持研究量能

疫苗一直都是件不容易的事,其中牽扯太多複雜因子,縱使人類順利度過新冠疫災,更重要是未來!胡哲銘 指出:「如果明後年沒有新冠病毒,但是十年後突然又有一個 Covid-2030,這段時間怎麼支持研究、分配資源是困難的。」

他直白的說:「傳染病的後期防疫最困難的地方,如何在沒有病的時候,就能夠有這個研究能量!」這不只是政府單位該思考的,更是提醒一般民眾要意識到傳染疾病的威脅性。

訪問長達一個多小時內,胡哲銘話語如珠、堅定地告訴我們他對於疫苗的想法,堅信台灣這回是有實力讓外界看到,原物料、生產線跟都是有優勢的。問起疫情對他最大的衝擊是什麼?他說:「對學者而言,最大的影響就是沒辦法出國,無法參加國際會議,與國外交流受到限制。」為了讓全球盡快恢復正軌,成功的疫苗研發勢在必得。

文、王芊淩/圖、何宜庭

延伸閱讀

譽為史上研發最快的新冠疫苗仍「緩不應急」!?專家看疫苗研發有這幾種走向

病毒是比人類更高級的存在!台灣4大病毒學家:新病毒會不斷產生,只求和平共存

人類跟病毒不只是戰爭,更要學會平衡!病毒權威徐明達:知己知彼是致勝關鍵

百年大疫專題搶先看 >>> 十位權威專家剖析新冠病毒給台灣的改變與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