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醫學故事:哥倫布打頭陣 莫泊桑、梵谷都中標 美洲來的梅毒害慘了一票名人

  • iStock-486710522

在人類文明史上,相對於一些老牌瘟疫而言,梅毒只能算是「後起之秀」。根據史家考證,梅毒從美洲大陸發跡,隨著船隻來到了各個大陸。

哥倫布航行至美洲,為大航海時代拉開序幕,從此在史冊上留名,但是人們常忽略了,哥倫布至少帶來了兩項巨大的傷害:現在仍在加害世界的菸草跟梅毒。

當他們得意的展示著美洲的奇珍異寶,也順便帶著梅毒從西班牙跟法國的港口登上岸,幾年之間,梅毒就在整個歐洲傳播開來。接著,隨著歐洲人的航海地圖越來越遼闊,這個疾病也跟著他們,來到了亞洲。中國將這個舶來的疾病,稱為花柳病或是楊梅瘡。

得了梅毒會讓性器官糜爛、晚期皮膚出現樹膠樣腫物,甚至會合併精神失常,在20世紀以前,歐洲跟美國有15%的人得了這種當時的絕症,一大票中外「風流」名人,都是「梅毒病友會」的一員。

擅長寫妓女角色的莫泊桑

以《羊脂球》為代表作的風流才子莫泊桑,作品揭露了當時社會的黑暗面,抨擊統治階級的骯髒與爾虞我詐,描述底層社會的悲慘生活,除此之外,他還特別擅長寫一種人物──妓女。《羊脂球》的故事主角羊脂球便是一名妓女,在莫泊桑筆下,這個嬌艷動人的角色讓人過目不忘。

不過事出有因,莫泊桑擅長寫妓女,正是因為他除了寫作以外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尋花問柳。跟他同個世代的作家Frank Harris就曾在作品中寫下:「莫泊桑多次對我說,只要他看上的女性,就一定能抱在懷中。」因此,女人見多了,莫泊桑筆下這類人物的形象自然立體豐滿了。

但是長年縱情聲色,不染病才怪,莫泊桑在26、27歲時感染了梅毒,之後一隻眼睛因此瞎掉,病入膏肓後,梅毒也傷害了他的神經系統,他的思維能力與意識日漸衰退,自殺未遂被送進瘋人院後,病重死亡。

「專情」人類的梅毒

梅毒是由梅毒螺旋菌引起的慢性傳染病,別看它在人體內如此難纏,在人體之外,它幾乎是不堪一擊,隨便的曝光、煮沸、乾燥,一般的消毒水跟肥皂,就可以殺死它。

但是,梅毒螺旋菌一旦黏上了人類,就沒有那麼容易擺脫了,而且,專情的梅毒螺旋菌對人體情有獨鍾,對其他生物一概沒有反應,這就讓人類成為了梅毒唯一的傳播媒介,性交及其他性行為接觸,則成為傳染的主要途徑。

除了性交傳染,還有一種梅毒傳染途徑是母親傳給孩子,但是這種孩子通常因為各種感染,早早就會流產,就算生下來也很容易夭折。其他的傳染途徑,還包括了輸血、醫療人員誤觸等等。

梅毒的發病

梅毒的症狀很複雜,而且變異性也大,通常會在皮膚或黏膜破損處形成病灶,而且很快散播到全身,侵犯全身的器官及組織,但病患也可能完全沒有臨床症狀。

根據傳染期程及臨床表現,梅毒分為早期梅毒和晚期梅毒,界線以一年為區分,而早期梅毒通常包括一期梅毒與二期梅毒和早期潛伏性梅毒,晚期梅毒通常包括三期梅毒及晚期潛伏性梅毒,通常早期梅毒的傳染性較強。

晚期的梅毒,造成的損害不限於皮膚黏膜,還可能侵犯其他內臟器官,尤其是心臟瓣膜、動脈血管壁以及脊髓、腦等神經組織,毀掉宿主的意識。而晚期沾黏在皮膚上的梅毒,還會開始冒出淡紅到紫紅的樹膠樣腫,這些樣腫最後會入侵至骨,造成莫大的危害。

梅毒的治療

莫泊桑生命中的最後幾年,在嚴重的精神錯亂,加上肉體的折磨,下場悽涼。但其實,放到現在,只要簡單的青黴素就可以治療。梅毒盤尼西林或青黴素是治療梅毒的第一線用藥,對「早期梅毒」打一針即完成治療。不過,比較麻煩的是,現在還沒辦法撤離根除梅毒,這些梅毒螺旋菌會潛藏在人類的身體裡,一旦免疫力降低,就再次復出,造成危害。

所以,最根本的解決方法,還是避免危險性行為,並全程使用保險套,情愛誠刺激,生命價更高。

延伸閱讀:

週末醫學故事:古埃及人被割下的鼻子 成就了今天的整容行業

週末醫學故事:15世紀的妥瑞氏症患者被指責是魔鬼的牧師

週末醫學故事:試管嬰兒40年 技術不斷進步 爭議如影隨形

週末醫學故事:龜殼、動物角,古人避孕這麼拚你知道嗎?

週末醫學故事:聽過X光選美嗎?X光剛發明時 都被拿來這樣玩

週末醫學故事:是毒是藥還是化妝品?毒死拿破崙的它,現在是血癌的救命藥!

週末醫學故事:月亮惹的禍?憂鬱症被命名前 人們怎麼看待它?

週末醫學故事:免疫療法的背後,是百年醫學奮鬥史

週末醫學故事:從1800年前割包皮的「血案」談血友病

幾個月間「快速失智」是感染梅毒! 及早發現可治療

圖解三種陰道炎的種類、成因和症狀

非排卵期卻有分泌物是癌症嗎?亞東醫師莊乙真:是感染!

文/林以璿 圖/許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