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諾貝爾醫學獎的2大發展 陽明大學副校長楊慕華這麼看

  • 插圖檔 ID:638815446/插圖檔 ID:996097236

2018年諾貝爾獎醫學獎昨日(10/1)揭曉,由發現PD-1和CTLA-4兩個免疫檢查點的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Tasuku Honjo)和美國免疫學家艾利森(James P. Allison)共同奪得。身為頭頸部癌症研究的學界翹楚,也同時身為陽明大學副校長及台北榮民總醫院腫瘤醫學部醫師的楊慕華強調,「精準醫療」及「合併複方療法」的兩大方向,將成為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療法發展的重點與契機。

諾貝爾生醫學獎的貢獻  發現PD-1和CTLA-4兩個免疫檢查點

楊幕華副校長表示,腫瘤治療的關鍵因素是腫瘤的免疫細胞機制。因為,腫瘤很特別是身體自己長出來的,不像病毒、病原菌是外來物,所以它會使人體細胞自我混淆體內免疫細胞的辨識,它又會分泌一些激素表達一些特別的蛋白,讓自己身體裡面的免疫系統,尤其是T細胞沒有辦法去攻擊腫瘤,讓腫瘤沒有辦法被自己的免疫系統清除,這是腫瘤會持續在身體生長的關鍵。

今年兩位獲得諾貝爾生醫學獎最大的貢獻,就是在腫瘤免疫上發現PD-1和CTLA-4兩個免疫檢查點;免疫檢查點是T細胞活性被抑制的關鍵,也就是就算腫瘤旁邊有T細胞,T細胞會因為被腫瘤抑制,所以無法發揮攻擊腫瘤的功能。那麼反其道而行,抑制腫瘤的免疫檢查點,等於把T細胞的活性重新解開,這對於腫瘤的治療非常的重要。

免疫檢查點有很多組 為什麼PD-1和CTLA-4特別重要?治療上有何限制?

楊慕華指出,免疫檢查點在細胞中有很多組,為什麼PD-1和CTLA-4這兩組特別重要,是因為目前PD-1和CTLA-4在臨床治療上特別有顯著的效果,並且可以廣泛使用在黑色素瘤、泌尿道上皮細胞癌、頭頸癌、非小細胞肺癌和肝癌等對於癌症病人的貢獻特別大,也是兩位得獎主的獲獎原因。

但在免疫檢查點的抑制劑,在治療上也有無法突破的問題,例如: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療法,若不和其他抑制劑或療法搭配,單獨使用在各個腫瘤的治癒率均小於20%。此外,免疫檢查點的抑制劑療法,不像標靶治療可以精準對應專一的基因突變,可以精準的篩選病人,例如:有基因突變的人再進行標靶藥物治療,沒有突變的就不要治。就算在治療前先進行基因檢測,也只能攏統的分出知道基因總突變數較高或PD-1表現量較高患者,有比較高的「機率」治療效果好,但也無法斷定突變數低者的治療效果就一定不好。

PD-1和CTLA-4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兩大發展方向

對於PD-1和CTLA-4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發展,楊慕華表示將有朝精準醫療及合併複方發療法的兩大發展方向。

1.精準醫療:如前述的問題,因目前的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並沒有針對特定的癌症或特定的族群進行使用,所以無法和標靶藥物治療有同等的精確性,所以醫界和學界都在積極尋找,更精確的生物標記(biomarker),更精確的鎖定適應症患者族群,將提升腫瘤的治癒率。

2.合併複方療法: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單一使用的治癒率小於20%,若能在找到精確的生物標記的前提下,去依照患者的狀態,精準位患者量身制定療法,例如:和第2種抑制劑、化療、放射線療法或標靶藥物等合併使用,相信更可大幅提升療效

延伸閱讀

免疫療法獲2018諾貝爾醫學獎 免疫治癌的下一步是什麼?

癌症患者作基因檢測有什麼幫助?

精準醫療:免疫醫療應用治療實體癌的4大趨勢

PD-1/PDL-1 到底是什麼?3分鐘讓你看懂免疫療法的原理!

提升癌症患者存活率的新免疫療法PD-1有副作用嗎?

週末醫學故事:免疫療法的背後,是百年醫學奮鬥史

基因定序引發第三次藥物革命 諾貝爾獎得主:這場持久戰會讓藥價更高!

文/黃聖筑 圖/許嘉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