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肝纖維化治療後又復發 醫師鼓勵施雪銀嘗試新療法而痊癒!

52歲的施雪瑩女士,約在10年前進行例行性健檢時意外發現感染C型肝炎,並且已是輕度肝纖維化(F1)。當時在醫師建議下接受干擾素合併雷巴威林的傳統治療,回憶起當時治療過程,施雪瑩仍餘悸猶存說:「治療副作用簡直比死還痛苦,皮膚乾癢難忍甚至破皮感染而化膿,全身痠痛無力、疲累,但又難以入眠…。」連家人都勸他放棄治療了,但在醫師的鼓勵下,她突破了治療後又復發的心魔,積極面對,現接受了全口服抗病毒新藥,現已康復。

傳統治療的痛苦及復發時的挫折 連家人都請她放棄治療

施雪銀說,「發現罹患C肝時還很年輕,應該是要去給醫生門診看狀況,評估是否需要做治療。當時接受干擾素合併雷巴威林的傳統治療真的是很辛苦,只能說是吃不下也睡不著,而且有很多副作用,我覺得我這麼辛苦熬過來,感覺要好了,沒想又是復發的結果,我真的是對人生很失望。」

施雪瑩說:「因為我覺得那時候其實家人看到我做的那麼辛苦,尤其是家人捨不得我承受很多的副作用,所以在治療的期間,我先生有勸我不要再做治療了,是我自己堅持,我就是再怎麼難過、再怎麼難受,我都要把它熬過來,我一定要給自己一次機會,所以我堅持我要把它做完,如果我沒有做成功,那我就是放棄嘛,那如果我做成功了,我就是給我自己一個機會,但在接受治療的時候,家人們其實是反對我把整個療程作完。」


傳統療法 打針從手臂打到屁股、從左手打到右手 打到肌肉都已經有腫塊了

而施雪瑩的先生表示,「因為希望太太能夠治療好,所以就是夫妻一起在忍耐,等待康復的那天趕快到來。整個療程約為一年,時間算滿長的。因為家裡離治療的中國附醫有1小時以上的車程,所以一開始利用打針治療需要舟車往返。後來醫師讓我們拿藥回來自己打,但打針從手臂打到屁股、從左手打到右手,已經打到她肌肉都已經有腫塊了,雖然是很辛苦也很心疼,可是我們是夫妻,所以必須要一起扶持,走過這段時間。」

治療後又復發 不敢再嘗試新療法

施雪瑩說,「好不容易一年的療程過去,在每3個月的檢查也發現C肝病毒完全消失了,感覺很開心。但大概又經過半年的檢查,又發現C肝病毒出現了,居然又復發了。就好像過去的一年對抗C肝所忍受的痛苦,全都白費了,真的感覺到心灰意冷。」

當中國附醫的主治醫師彭成元告訴施雪瑩又有新藥的時候,施雪瑩表示,「我就跟彭主任講不好啦,上次那個療法問題那麼多,副作用那麼多,這次是不是也還會有什麼副作用?彭主任回答副作用比較少、不會那麼嚴重,但我們已經真的是害怕了,我就跟他講說還是不要做好了,一開始是沒有接受主任再說的第二次使用新藥治療,我跟他說我不想再試了。」

醫師鼓勵嘗試新療法而痊癒!

在彭主任不斷跟施雪瑩溝通,新藥的時間沒有那麼長,幾乎沒有副作用下,她終於鼓起勇氣再嘗試治療。施雪瑩憶及當時情形非常感謝彭主任,不斷的給她治療的機會,現在才能夠痊癒,恢復正常健康的身體。施雪瑩說,「第2次的新療法療程很快,檢查後也沒有什麼病毒,那經過大概3個月、半年的檢查追蹤都沒有復發的狀況。而且在接受治療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副作用,也不會影響工作和生活作息,到現已經3年多了,真的是要積極去面對及治療。」

施雪銀夫婦以過人的經驗 鼓勵其她的肝友積極治療

施雪瑩的先生表示,「兩次的療程相比,新的治療方式只要口服用藥且時間迅速,可以完全康復,所以有這方面的病友應該要快點做治療,就像大家所講的嘛,肝若不好,人生是黑白的;肝若好,人生是彩色的,所以我們夫妻現在的心情都不用再去擔心,因為我們治療好了不用擔心將來有什麼肝症病變,都沒有那樣的負擔了,真的就覺得我們人生從現在開始覺得是真的很快樂,人生是彩色的,所以建議肝友要趕快積極去治療。」

而施雪瑩說,「我覺得這個以前是要花很多錢,就像人家說的,有錢人才有辦法治的,有錢才有辦法治病,那沒錢的就是等著那個時間到而已,那現在不是阿,現在政府有提供這樣子的健保給付C肝全口服藥的政策,我覺得不會造成說像是譬如說經濟不好的人只能放棄,對不對,那現在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積極做治療,我覺得這樣子是很好的。」

延伸閱讀

酒精性、病毒肝炎?肝炎到底有幾種?教你健檢時如何判斷各種肝炎

康「C」攻略 肝策會高嘉宏會長:目標2025根除C肝!

21萬C肝病人有福了 明元月起健保放寬所有病人皆可用口服藥

C肝健保給付藥治癒率97% 2030年有望全台零C肝

一滴血知你肝硬度!「肝臟青紅燈」下載APP,隨時監測肝纖維化狀態!

口服藥12週治癒C肝 肝基會推「保肝全壘打」帶偏鄉爺奶看病去

3成B、C肝炎帶原者沒有就醫!肝癌機率增200倍

文/黃聖筑 圖/許嘉真

>> 【抗疫一起來】Heho健康《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指南》免費贈送!

武漢肺炎專區 流感專區 糖尿病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