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得了憂鬱症,他用「愛的6招」修補她破碎的心

2019-05-21T12:29:17+08:002019-05-21|醫生說, 頭條, 最新文章, 健康新知, 心理健康|

憂鬱症在現代是一個常被注意到的疾病,大家也漸漸了解要去關心憂鬱的親友,但有時候過度讓自己的關心聚焦在患者身上,自己也可能被情緒捲入,而面對患者的大量負面情緒、行為,也不知道該做什麼、要怎麼做才能幫助到他,自己也會顯得很挫折,甚至變成下一個憂鬱症的患者。

面對憂鬱症的親友,我該怎麼做?

診間的故事

20歲的大學生小美一個人上來台北唸書,因為考試壓力大,加上在社團被排擠、跟家人的關係也不好,出現憂鬱、焦慮的狀況,常常在晚上打給男友哭訴、甚至一邊哭一邊割腕。男友壓力也很大,雖然很愛小美,卻在每天擔心小美狀況的情形下,自己也出現失眠、焦慮的症狀,於是帶小美就醫。

後來在按時吃藥、找學校輔導資源之後,小美狀況也慢慢變好,不過因為憂鬱的根源是跟父母的溝通關係不好,所以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好起來。

書田診所精神科主任醫師施佳佐說,憂鬱症患者旁邊的人第一時間出現的症狀,通常都是「焦慮」,因為他們試圖要去解決問題、忙著處理問題,當患者慢慢好起來的時候,旁邊人的焦慮症狀基本上也會跟著緩解,所以為了照顧憂鬱的家人,一定也要學著保護自己。

陪伴憂鬱症的人,可以用這6招

要用愛了解憂鬱症

施佳佐說,首先旁邊的人要先查覺到患者「不對勁」,可能是一些生活上的影響,像是失眠、焦慮、情緒不穩、注意力不集中等等症狀,進而知道要去處理這個問題。

下一步則是懂得去搜集憂鬱症相關的資訊、詢問專業人士,施佳佐說,「一方面要了解憂鬱症是個疾病,不是樂觀或是不亂想自己就會好的,另一方面要了解患者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所以更多的了解才有辦法找到溝通的方式。」

要有愛自己的心

因為關心憂鬱的親友,可能會讓自己變成患者負面情緒的出口,所以施佳佐說,自己也要隨時觀察自己的情緒,也可以時時做憂鬱症量表來檢測自己,如果發現自己也出現一些症狀,或是情緒一直往下掉,最好帶著患者就醫,甚至自己也來看診。

愛保護自己

由於憂鬱症在發病時,會極端的負面、甚至具有攻擊性,施佳佐說,有些人會攻擊自己,有些人會攻擊別人,那是沒有辦法控制的,旁邊的人應先保護自己、甚至是孩子的安全,也要避免患者傷害自己,不管是精神上或是肉體上都是。

愛他、願意懂他

當憂鬱症患者陷入情緒、甚至有行為反常跟攻擊性的時候,其實不是一般人可以處理的,施佳佐還是建議要懂得就醫,但不要用強迫的方式,讓患者覺得被「批評」。「像是我覺得這個男生做得很好,雖然接到哭訴的電話,但是他會用關心的方式,問女友吃飯了沒,很晚了要不要睡覺了,或是承諾她明天帶她出去走走。」

施佳佐說,憂鬱症患者思考會窄化,會很專注想自己憂鬱、壓力的那個來源,所以可以找一些事情轉移注意力,讓他們感到被支持、沒有被評判,而且明天有機會可以改善,所以像男生問生活上的事情、要不要出去走走,都是很好的方式。

在有一定的互信基礎上,再慢慢引導患者就醫,施佳佐說,比如找到患者願意處理的問題,像是失眠、心悸,就可以問「那我們找個醫生檢查一下身體好不好?」之後再由門診轉介,會順利很多。

愛能帶來信心

憂鬱症即使規律照醫囑使用藥物後,還是需要約4~6個星期,甚至8個星期才能看到藥物的效果,每個療程至少要3~6個月,所以親友及憂鬱症者要保持耐心、信心,要相信自己、相信對方一定會好起來。

小愛變大愛

除了彼此之間的緊密連結之外,找到其他的連結也可以幫助患者跟陪伴的人,都有更多處理情緒的方式,比如其他家人或親友的加油打氣,同時要避免全部焦點只停留在憂鬱症患者身上,而陪伴者的需求被忽略,要了解治療疾病,是需要「大家」一起完成的。

另外,施佳佐說,如果找不到家人或親友的陪伴,或是有撐不下去的感覺時,也建議可以到社區心理衛生中心,或是找學校、醫療的輔導資源,總會找到有人幫助,要記住自己並不是一個人,有很多人可以傳遞關愛。

——最近情緒低落嗎?來做做憂鬱症自我檢測——

延伸閱讀

精神科跟心理諮商到底有什麼不一樣?我該看哪個?
別人講一句話就生氣大爆炸?你可能被杏仁核綁架了!
自律神經失調要看神經科,還是精神科?
憂鬱、變笨⋯容易誤診成憂鬱症的「甲狀腺功能低下」
長期吃憂鬱症藥會傷腎嗎?藥師:大部分不會 除非這2個原因
《週末心理話》怎麼察覺自己的正負面情緒,並且控制住它?
《週末心理話》太想做個好人,結果自己遍體鱗傷
週末醫學故事:月亮惹的禍?憂鬱症被命名前 人們怎麼看待它?

圖、文/盧映慈